精彩小说

第六百三十五章

夜惠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那桩丑事对殷茹来是毕生的耻辱。

????顾明暖再一次提起,殷茹明知道自己身上涂抹清新怡人的香水,还是会闻到臭烘烘的味道。

????“……小婶婶何必提起昔日的事儿?您方才说那么多是为拖延?我很想知道小婶婶的靠山是谁?您又能抓到谁?”

????殷茹尽量保持仪态,语重心长好似教导顾明暖似的,“光是嘴上说是没用的,北地不比金陵,一切靠实力,你还指望着用利落的嘴皮子就能逆转?还是尽快把昕姐儿请过来问明状况为好。她总归是我的女儿,便是一时迷了心智或是被谁挑拨做下错事,我总不能眼看着侯爷要了她的性命。”

????“咳咳,咳咳咳。”

????顾明暖轻咳打断殷茹,“二姐姐如今是定国公夫人,诰命位份比侄媳妇还高,就算你有证据证明定国公夫人同此事有关,侄媳妇又凭什么去擒拿定国公夫人?又过错定国公夫人也不会到萧家受审,同为陛下的臣子,你没资格绕过三司和国朝律例审问堂堂国公夫人。”

????话音突然加重几分,顾明暖蔑视之色一闪而过,“侄媳妇真该好好学学规矩,连这样的事都不懂,莫怪你婆婆信不过你,让我来主持庶务和中馈。当初我伯祖母一片好意让人教导你规矩,谁想到你竟然不领情,这些年过去了我也没看出你的长进。”

????把殷茹训得哑口无言足以让顾明暖觉得满足和过瘾,不想逞口舌之快,可为二姐姐出气,打碎殷茹多年追逐的权利梦想的情感时而会占据主动。

????殷茹越是痛苦难堪,她越是顺心。

????“至于女儿的话,在萧家还是别再提了,省得静北侯丢脸,毕竟勾引救命恩人的夫人总不大好听,当初你生下她便离开了,现在总是把二姐姐挂在嘴边上,玩母女情深的把戏,不觉得很是虚伪?”

????“真正做人家娘亲的人都是盼着女儿过得好,全心全意为女儿着想。”

????顾明暖眼角的笑容蔓延到唇边,一股如沐春风的感觉迎面扑来,令人心中发甜,有幸福的味道。

????娘娘,她亲娘难道不派人吗?

????她只要送个消息出去,亲娘的人赴汤蹈火也会完成自己的吩咐。

????前生殷茹就没斗过赵太后,今生战场从金陵迁移到北地,明明是殷茹占据优势,可是她亲娘的能耐仿佛更厉害了。

????母为自强,娘娘稍有闪失,顾明暖和顾衍,或是还为出世的孩子都会有麻烦。

????殷茹鲠了一下,道:“靠山并不牢固,小婶婶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为好,没人能让你依靠一辈子,指望小叔来帮衬您?”

????“错了,你说错了。”顾明暖笑盈盈,又显摆道:“若以父母为靠山的话,就能依靠一辈子呢,侄媳妇不会认为所有当人父母的都同你一样罢。今儿是我最后一次同侄媳妇说这些话,下一次我不会再说,直接动手了。”

????略略抬高声音,顾明暖道:“把人带进来。”

????门帘再一次挑开,从外面鱼贯而入十几个,领头的男子相貌寻常,个头寻常,没任何的特点,殷茹从来没见过他。

????“王妃殿下,人已经救出来了。”

????“娘,爹,哥哥……”

????女子痛哭失声,挣扎着想要起身,投入到母亲怀里,迎向她的不是母亲柔声的安慰,而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“我没你这个女儿出卖背叛主子的儿女!”

????“……我……我是……”

????“我们性命要紧,还是主子要紧?我老早就教过你的话,你都忘了不成?”

????年过半百,身上带伤的妇人眼里闪过疼惜,对女儿仍然很冷酷,不表明态度,他们一家都活不了,女儿惹下的事儿太大了,姜太夫人绝不会容许背叛过王妃的人活着,哪怕他们是迫不得已。

????女子突然连打自己好几个耳光,“我该死,我该死。”

????噗通一声再次跪伏在地上,忏悔卑微向顾明暖练练磕头,“一切都是奴婢的错,是奴婢冤枉二姑奶奶,只求主子给奴婢一个全尸,饶了爹娘的性命。”

????殷茹身体犹如秋风中的落叶,脸庞苍白得更是没有一丝的血色,清澈璀璨的眸子瞪得滚圆,怎么可能?

????明明这些人都被灭口了!

????说只要女子听话就能保全她父母兄弟的性命也都是骗人的话,落人口实的把柄怎么可能还留着?

????顾明暖的靠山莫非是神仙?

????短短半个时辰就能找到隐藏关押他们的地方,还能让阎王把他们的灵魂还阳?

????不可能!

????殷茹后背的衣衫已经湿透,一丝惊恐渐渐浮现蔓延开来,顾明暖是什么人?除了萧阳,顾衍和姜氏外,还有谁一直帮她?

????最重要得是这个人知道她多少的底细?

????即便萧阳和萧越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人找出来。

????她身边一定有叛徒!

????这是毋庸置疑的,殷茹仔细盘算着,寻找不出叛徒,因前几次漏出马脚,殷茹的人脉几次三番被萧越清洗,被太夫人打压,在侯府中几乎完全没有她可信的人了。

????以前殷荛经营训练出来的死忠还残存一些,殷荛死后,这些人自然而然只听命殷茹,在伺候萧越时,殷茹同外面的人有了联系,看准机会设下陷阱……

????顾明暖看都没看在地上求饶的女子,平淡的问道:“谁主使你陷害定国公夫人?”

????“我,我。”女子咬着嘴唇,说是死,不说也是死,被殷夫人带到燕王妃面前时,她的命运已经定下了,“奴婢不知,有人把母亲随身之物交给我,让我按照纸条上的吩咐去做,否则奴婢家人性命不保。”

????“看来我还是不够强,你始终无法相信我。”

????顾明暖惋惜叹息,环顾屋里屋外的奴婢,“她就是教训,以后再碰到这样的事,你们只要告诉我,便可保你们亲人无事。”

????“奴婢谨记。”

????“求王妃放过奴婢的亲人,他们什么都不知道,完全忠于王妃的。”

????女子狠狠咬断舌头,鲜血顺着嘴角流淌,眼见着顾明暖点头,哐当一声,睁着眼睛倒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