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番外二:三爷(三)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番外二:三爷(三)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6:18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将要开春的时候,刚下过一场大雪,陈三爷去了宝坻纪家,他要纪家大爷帮他一件事。

????那时候纪家三少爷刚中了举不久,家里正在庆贺。纪家大爷接待陈彦允,让下人沏了壶上好的霍山黄芽上来。“你来得巧,正好家里是喜庆的时候!”纪家大爷笑着为他倒茶,说,“我听说这次七少爷得了北直隶的经魁,颇有你当年的风范啊……”

????跟他说话都客气了很多。

????陈三爷倒是不在意,这些年怕他敬他的人越来越多了。

????他放下茶杯说:“他的文章我也看过,经魁是有些抬举的。”

????少年的时候他还是北直隶的解元郎,对于名利的感受比陈玄青深刻多了,倒是不觉得一个经魁有什么不得了的。只是陈玄青毕竟在陈家的庇佑下长大的,他怕陈玄青会被虚名冲昏头脑。

????过了会儿,纪昀在纪尧的陪伴下过来拜见陈三爷。

????纪家大爷请陈彦允指点纪昀,陈彦允推辞不过,就指点了几句纪昀的股文制艺。纪昀倒是如获至宝。

????等人都退下了,纪家大爷才跟陈三爷说:“你说的事情我知道,你也不用和我客气,有事情就说,我一定办妥。”陈彦允这几年仕途顺畅,在张居廉面前地位超然,他要办的事纪家大爷自然不敢懈怠。

????陈三爷起身道谢,纪家大爷连忙称不用,让他留下来吃宴席。

????纪家的宴席流水般的上海参、鱼翅,十分的奢华。能和陈三爷同桌而坐的也就是纪家大爷,通州的几个官员。陈三爷看他们在自己面前都有点拘束,也不敢喝酒,就先告辞出了厅堂。

????出来的时候雪正好停了。太阳照着雪地白茫茫一片,有些刺眼。

????上次他来的时候还是满园青翠茂盛,现在枯枝残雪的,荷塘也结冰了,倒是有些萧瑟。

????陈三爷吸了一口清冷空气,眯了眯眼睛说:“去准备马车吧,下午去大兴见郑蕴。”

????陈义应是退下。陪着他们出来的管家就在前面领路。

????荷池的前面是一片开阔的花圃。这个时候看不到什么东西,就是满院子的雪。这个地方倒是有些荒芜了。一扇月门掩映着,再往前是夹道。能看到通向朱漆画梁的精致院落。

????那应该是女眷的住处吧。

????陈三爷看了一会儿就乏味了,外头又冷,他想先回宴息处去。

????身后却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,他心里立刻谨慎起来。刚回过头就看到夹道那边有个女孩提着综裙,好像后面有人在追她一样。边回头边跑,跑得很快,都要撞到他身上了!他皱眉往旁侧一躲开,那女孩回过头突然看到他。猛地睁大眼睛。一不小心就被枯枝绊倒,摔进了雪地里。

????她摔得很狼狈,身上全是雪。雪地上的雪已经化开了,青色综裙膝处晕开深色的水渍。

????她一张小脸冻得通红。一边喘气一边问:“你是哪房的?怎么跑到这里来了,害我摔跤了!”

????陈彦允觉得好笑,这姑娘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,年纪虽然不大,五官却长得十分美艳,就是稍显稚气,而且有点狼狈。

????不过这种说话的语气,颐指气使的,倒让他觉得有些熟悉。

????“你难道没看到有人在前面吗?”陈彦允笑着反问她。

????这女孩五官有种熟悉感,当年那件事给陈彦允留下很深的印象,以至于他觉得这女孩脸上的表情是如此生动,尽管长相变化很大,他还是凭借细微认出,这就是当年他救过的那个孩子。

????那个威胁要把他买到山里的小姑娘,竟然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。

????顾锦朝眼睛通红,控制不住湿润,她用手揉眼睛:“我不知道,我眼睛好疼,好像进砂子了一样。好像看不太清楚了……”

????陈彦允叹了口气,慢慢走到她身前问:“那你站得起来吗,要不要我找人过来帮你。”

????“你扶我就是了!”她有点生气地说,“我看都看不见,怎么能站得起来呢。”

????男女授受不亲,哪能让他来扶呢。

????陈彦允只能把手伸出去,让她拉着自己的衣袖站起来,顾锦朝却突然攥紧他的衣袖,“我……怎么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看不清楚了。我眼睛好疼,是不是要瞎了?”她有点害怕。

????陈彦允只是问她:“你是不是刚才一直在看雪?”

????“嗯。”她有点不安地应了一声,“我是瞒着嬷嬷跑出来的,她让我休息……”

????他任她拉着自己的袖子,引着她到抄手游廊旁边,“来,这里坐下,你先把闭上眼睛不要睁开。”

????“我究竟怎么了?”她还是很紧张,生怕自己就成瞎子了。

????“雪盲而已。”陈彦允声音里有一丝笑意,“没有大碍,一会儿就能看得见了。你出门怎么不带个嬷嬷照顾着,你连雪盲都不知道。要真是看不见了你该怎么办?”

????顾锦朝没有说话,绞着袖子挪了一下坐的位置。

????栏杆就这么点宽,她这么一挪就没坐稳,身子一晃。陈彦允都不知道该不该扶她一把,但是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摔下去了。顾锦朝自己扶着柱子爬起来,气得手都在发抖。

????这就要哭了?

????陈彦允皱了皱眉,她眼里的泪珠已经滚下来了,手上脏兮兮的,雪水化了,脸冻得通红。但是她咬着嘴唇,止不住地喘气,却半声都没有哭出声来。

????这个小姑娘有点高傲,也很骄纵,估计真是委屈极了。

????“你摔了两次就要哭了?”他觉得好笑,“脸都哭花了,你再休息一下就能看见了,自己也就能回去了。不会成瞎子的,不要害怕。”

????顾锦朝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以前不敢哭的现在统统哭出来了。

????反正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反正他也不认识她。

????陈彦允有种被缠上了的感觉,有点无奈。陈义一会儿该过来了,这场景还真不好解释。

????但这小姑娘哭个不停,也是很可怜。

????“你再哭下去,可能就真的看不见了。”他说,“快别哭了。你的手帕呢?擦一擦脸吧。”

????“你们都和我作对……”她边哭边说。“你们都不喜欢我……母亲也不在了。我也不要你们喜欢我,我……”她哽气,“我才不要你们喜欢我。”

????陈三爷才看到她的胸口缀着一块巴掌大的麻布。颜色和衣裳相近,他竟然没看出来。

????她母亲不在了吗?

????顾锦朝用袖子抹了抹眼泪,过了一会儿就不哭了。自己蜷缩着脚坐在地上,抿着嘴不说话。

????陈彦允叹了口气。慢慢地蹲下来问她:“谁不喜欢你了?”

????顾锦朝却沉默了起来,她好像瘦得厉害。小小的一团,就像只没人要的小猫一样。

????可能是看到她没有母亲了,他突然动了恻隐之心。觉得她很可怜。

????这种感觉只是在他心里存在了一刻,但是很不舒服。让他觉得很想做点什么来帮她。实在是心里不舒服。

????“总是有人喜欢你的。”陈彦允安慰她说,“你现在还小,以后就有人喜欢你了。一辈子有这么长呢。你说是不是?”他想不到自己还能这么有耐心,竟然浪费时间哄个小姑娘开心。

????她还是没有说话。却抬头看了看他。还是什么都看不到,只有一个高大模糊的影子。

????顾锦朝眨了眨眼睛,小声说:“我眼睛好疼……”又问他,“你不是下人吧,你是谁?”

????陈三爷站起身,他已经看到陈义朝这边来了,他要立刻动身去大兴了。

????“好好休息,不要看雪地。”陈彦允说完,转身沿着抄手游廊走了。

????陈义果然在不远处等着她。

????走在路上的时候,陈三爷问管事:“我看到贵府还有人在服丧,可是有什么不幸之事?”

????管事回答说:“咱们表小姐的母亲逝了,服丧的应该是伺候表小姐的人吧!”

????陈三爷听着没有说话。回去后不久,他就有意无意地打探过,知道了顾锦朝的身份。适安顾家顾郎中的嫡长女,从小在她外祖母家纪家长大,刚及笄后不久母亲就去世了。

????难怪那天她这么委屈。

????明明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,竟然哭得这么难看。

????陈三爷凝神想了一会儿

????陈玄青过来请安了。

????他让陈玄青坐下,跟他说:“前几日你祖母说,想让你和俞家小姐定亲。至于成亲的事,你要是愿意就几个月后。要是不愿意这么早成亲,就等明年会试过了再娶。你看你怎么打算的。”

????陈玄青只是犹豫了一下,立刻就说:“父亲,我想早点成亲。”

????陈三爷本还以为凭着陈玄青的性子,会等到会试后才成亲的。

????既然他想早点成亲,那自然好。

????从定亲、下聘到娶进门,也就是三个月的功夫。

????而这三个月,正好是朝廷风云变幻之时。皇上驾崩,新皇登基。范川党被全面肃清,牵涉户部官员达二十多人。右侍郎沧州许炳坤也被牵连下台,那晚他亲自带人抓捕,主审许炳坤三天,后判他流放伊犁。

????他也从詹事府詹事升任为户部尚书,东阁大学士,最年轻的内阁阁老。

????陈玄青的婚事他是没怎么管,等到他手上沾满鲜血,却也是功成名就的时候。天下大概也是平静下来了,他平稳地坐在高堂上,接了儿媳捧上的热茶。

????陈三爷温和地对陈玄青说:“以后你可要好好待人家。”

????陈玄青点点头,看着父亲很久。

????父亲好像已经不只是那个父亲了。

????喝茶,放下茶杯,举手投足之间,都隐隐有压迫感,这可能真的是权势带来的。

????谁说不是呢,出了个阁老,陈家才是真的要进入鼎盛的时候了。(未完待续)

????ps:鄙视我自己的速度,说好的单更啊。。。。发现三天一更挺好的,哈哈。不急不忙的。。。

????我能快点会尽量快的,大家可以隔一段时间看,不捉急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