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百五十二章 危机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三百五十二章 危机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5:42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陈彦允到宫里的时候,宫里还正戒备森严。穿程子衣的金吾卫侍卫在乾清宫前巡视,已经有大理寺和都察院的官员在交谈了。朱骏安站在乾清宫宫门外,披着一件很厚的斗篷,脸色苍白。

????叶限站在他身边守着他,身姿笔挺,神情淡然。

????看到陈彦允过来了,官员纷纷向他拱手喊阁老。陈彦允颔首,几步上了台阶。

????“……尸体已经搬去值房了。”叶限带着他走在乾清宫寝殿里,“他衣襟里的字条在这儿。”叶限把手里的纸条给他。

????陈彦允展开看了,道:“手迹倒是真的像……”又随手收进了袖子里。

????叶限说:“张居廉一会儿该过来了,我先去值房那里看着那些仵作,你小心些……这老东西该发难了。”

????陈彦允一笑:“你做你的事就是了。”

????等他从乾清宫里出来,朱骏安才走到他身边,脸色还是很苍白:“陈大人,没有问题吧。”

????“皇上放心,一切都还好。”

????陈彦允说话总是这样,就算真的有什么事,他也听不出来。

????朱骏安语气低下去,轻轻地说:“是我勒死他的。”

????他晚上说自己口渴,让冯程山过来服侍他喝水。趁机就从袖子里扯了根麻绳出来,勒住了冯程山的脖子。他没有想到冯程山的力气这么大,他根本就控制不住。朱骏安怕冯程山挣脱了,用手肘压住他的口鼻,好久之后冯程山终于不动弹了。他两手力气都没有了,过了好久才拿了把匕首塞到冯程山手里。装成他刺杀自己失败的样子。

????陈彦允本来以为,冯程山是锦衣卫杀的。来回话的人并没有说得很清楚。

????他心里一瞬间转过很多念头,却只是笑了笑:“您做得很好。”

????“是吗……”朱骏安喃喃着,“但是,我杀了他之后我又后悔了。他伺候我这么多年……”

????他话还没有说完,就看到张居廉带着人过来了,正沿着乾清宫的台阶上来。

????朱骏安小声说:“陈大人,跟在张大人身后的可是傅大人?”

????陈彦允眼睛一眯。

????果然是傅池回来了,傅池作战如神,领兵打仗往往能出奇制胜。是个相当危险的人物。

????“一会儿您不要主动和傅大人说话。”陈彦允道。“就说您精神不好,回去休息便是。”

????朱骏安点点头,张居廉已经上来了。

????他先向朱骏安解释字条一事:“……臣是绝不会有此反心的!一定是有小人陷害微臣,皇上可一定要听微臣一言,别中了小人的下怀。”说的是卑恭谦逊的话。张居廉却连个拱手礼都没有,站得笔直,语气淡淡的。“臣已经派人去值房里看了,冯秉笔谋逆固然可恨,但一切还得查清楚为好,免得诬陷忠良。”

????朱骏安只是沉默,按照陈彦允的吩咐,他一句话都没说。

????陈彦允就笑道:“皇上经了此事没缓过来。恐怕还需要修养才是,张大人倒不如先让皇上去偏殿里歇息。这冯程山谋逆一事,张大人一口之言却也不算。不如等明日早朝的时候再说。”

????张居廉抬头看了陈彦允一眼,满是冰冷。

????随后又笑了笑:“微臣自然等得,皇上好好歇息便是。”

????等晚上回到家里之后,他立刻就找了人过来,开口便说:“……不用等了。”

????幕僚却是有些惊疑:“张大人,如今恐怕还不是时机……”

????“什么不是时机?”张居廉浓眉紧皱。手一拍桌子就是一声巨响,“你还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?若是现在不动。明日朝上我谋逆的罪名就脱不掉了!我张居廉一生正直,问心无愧。就算真是要谋逆,也不是他陈彦允能诬陷的!”

????屋子里顿时噤声了,没人敢再说话。

????张居廉却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叶限。

????当初诬陷长兴候谋逆的主意就是他出的,给萧游谋划的时候,他一步步算计得相当稳当。所谓以彼之道还治彼身,叶限肯定在里面发挥了相当的作用。

????还是傅池先反应过来,低声道:“也好,如今京卫能调兵八千,再加上居庸关等地,三万兵力不成问题。他们要是负隅顽抗,各地卫所咱们的兵力更多,神机营也是咱们的人。要想攻进皇城却也是轻而易举,咱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,长兴候那边的兵力肯定还来不及反应,只是怕……没有个说法。”

????张居廉知道被激怒相当的不妙。

????他闭了闭眼平息了情绪,才继续说:“睿王的长孙可找到了?”

????有人回道:“找到了,如今正养着呢。”

????“那就有说法了。”张居廉继续说,“找钦天监的人过来,就说这几年灾祸不断,是因为龙脉逆乱,继位不正的缘故。我等拨乱反正,扶真龙天子上座,那是大功一件。”

????幕僚听后应喏,已经按了张居廉的吩咐去做了。

????张居廉又问诸先生:“陈彦允那边如何?”

????诸先生摇头:“陈彦允早有防备,陈家固若金汤。”

????“不用潜进去。”张居廉却说,“到时候我让人带了神机营的人,去把陈家给我团团围住。看到穿着好的便射杀,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要自乱阵脚!”

????……

????陈三爷忙到下午才回来,但是刚坐了一刻,喝了盅茶,叶限就脸色阴沉地上门了。

????“居庸关有动静。”叶限先说。“老东西坐不住了……我没想到他这么沉不住气,现在在召铁骑营肯定来不及了。”

????陈三爷听后也皱了眉。

????顾锦朝端了点心过来,在门外停了会儿,听到这几句话。

????她才知道冯程山死了,却不想这边张居廉就立刻乱了阵脚!这样好也不好,好的自然是能打得个措手不及,但张居廉本身准备的时间却不多,布置难免会不妥当。不论如何,这还是对他自己有利的。

????护卫才把她放进门,顾锦朝就看到陈三爷准备离开了。

????她把食盒放下,忙去拉陈三爷的手:“三爷……这……”

????陈彦允先看了叶限一眼。

????叶限没有什么直觉,打开食盒就要拿豌豆黄出来吃。

????他抬头看顾锦朝和陈彦允都看着自己,哦了声:“你们别在意我,有什么说什么吧。”

????顾锦朝心里叹气,手摸到陈三爷左手上的佛珠,心里却又平静下来。

????该来的总是会来的,有什么好怕的。

????她就只是笑了笑:“您去就是了,家里有我看着呢。”

????陈彦允轻声道:“事出突然,我都没来得及跟你说什么……”他又笑笑,“算了,能说的早就说了,你等我回来就是了。”

????叶限吃了两块豌豆黄,慢慢擦了擦手指。“做得太甜了,下次少放糖。”

????顾锦朝听着有点哭笑不得,她看着两人出了门。

????顾锦朝一个人靠着槅扇,阳光又好,她恍惚得有点站不住。

????采芙连忙扶着她:“夫人!”

????她摆摆手:“扶我回去躺会儿就好,没事。”

????眼看着天就要黑了,宫门不一会儿就落钥了,要是陈三爷他们拦不住张居廉,那是不是就是篡位成功了?顾锦朝克制着自己不想这些事,拿了针线出来做。

????睡了午觉的长锁醒了,这孩子醒了就哭,满世界的找母亲。

????听着他的哭声,顾锦朝更是觉得有点心烦意乱,拍了拍他的后背,才意识到他是出汗了。

????顾锦朝把他的小褂子解开,拧了热水的帕子给他擦汗。长锁这才不哭闹了,依偎着母亲玩,指着纸上红格子里画的东西问母亲问题。

????如今正是初夏的时候,可能是要下雨了,屋子里闷得很。

????顾锦朝抱着长锁出去透气。

????陈老夫人那边来了丫头喊她过去,说是要紧事,郑国公府的常老夫人过来拜访她了,要顾锦朝一起做陪,并把长锁也一并抱过去,让常老夫人好好看看。顾锦朝回房换了件衣裳,才抱着长锁过去。

????陈老夫人屋外都是常老夫人带来的人,而且是腰间戴着绣春刀的侍卫。

????常老夫人拉着她坐下,笑着把长锁抱过去:“……我是好久没有看过麟哥儿了,怎么又长重了!常祖母都快要抱不动你了!”说完亲昵地亲了亲他,长锁觉得很痒,咯咯地笑。

????顾锦朝想到外面那些人,再看常老夫人气定神闲的表情,心里立刻就明白过来,常老夫人到陈家来肯定是常海示意的。

????陈三爷早就安排好了。如果那边有不对的,常老夫人立刻就能带她们离开。

????那常老夫人又能带多少人离开?事出紧急,必然不能兼顾所有人。又有哪些人是走不了的呢……顾锦朝不知道。

????她抬起头看陈老夫人,她显然是并不知情的,不知道正在发生的变故,还笑着逗弄常老夫人怀里的孙子,听他叫自己祖母。

????她也什么都没有说,等着就好了。

????夜幕已经低垂了,陈老夫人留了她吃晚膳,并让人把陈曦也叫了过来。

????没过多久,绣渠却急匆匆地过来找顾锦朝了,说是陈义有要紧事找她商量,但是半竹畔在内院深处,他是万万不能过来的。

????顾锦朝听着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,但这个时候,究竟能有什么事?

????她把孩子留在了陈老夫人那里,立刻回了木樨堂。(未完待续)

????ps:明天早上起来码完结章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