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百四十三章:嘱托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三百四十三章:嘱托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5: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二月里夜凉如水,屋子里却忙碌得很。几个桐木箱子打开,炕床上摆了好些东西,丫头正帮着拾掇。

????“您觉得带哪个枕面的好?”俞晚雪手里拿了两个枕面,有点犹豫不定,递给陈玄青看,“这个鸭绿绒面靠着舒服,这个杭绸面的竹叶绣得好看,拿来放在您的书房里也相称……”

????陈玄青正靠着床栏看书,其实他也没有看进去,他心里还想着陈玄越说的话。陈玄越不过是一个不受重视的庶子,而他是嫡房长子,这样的人本来他不用在意的。但是陈玄越的话说得很对,说得也相当尖锐。他的确不能这么下去,也会真的会连累顾锦朝。

????他抬起头看了一眼,就说:“都挺好的。”

????又低下头看书。

????俞晚雪脸上的笑容一滞,觉得自己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。怕他太冷淡,拉了拉他的衣裳,微笑着问:“这书里写了什么,就有这么好看,您都不理我……”

????陈玄青淡淡地道:“我没有不理你。”

????俞晚雪就默默地低下头,慢慢收拾着手里那些东西,却一下子没有了高兴的感觉。也许陈玄青根本不愿意自己跟着他去任上。也是啊,他去做县令还要带着她,肯定也是嫌弃她麻烦。毕竟是女人家家的,她有什么地方惹得他不高兴了,自己都不知道。

????“母亲说,让我跟您去任上是父亲的意思。其实若是你不愿意,我可以和母亲说了不去。”俞晚雪轻轻地说,“免得麻烦。”

????陈玄青听后沉默好久:“……这是父亲的意思?”

????俞晚雪颔首。

????陈玄青不再说话,手握着书页的指骨节都泛白了。片刻后才道:“我也没有不愿意你去。你不要去母亲面前说这些……我看你柜子里那些衣裳都没有收拾,你不带去吗?”

????俞晚雪笑着摇头:“那些料子太贵重,我跟着您去肃宁,穿着也不合适……”

????陈玄青就道:“带着也没有关系,要是不出门就可以穿。你穿着也好看。”

????俞晚雪心中一动,抬起头看着他。

????他靠着床栏,侧脸十分清俊,而且沉稳。好像喜怒都不明显,对什么都很平淡,她也捉摸不透。

????他就是这样的人。她总不能强求人家笑颜以对吧!俞晚雪心里又说自己。

????婆子拿了一匣子的首饰过来,问她是全部带走还是挑一些带去。

????俞晚雪就不再和陈玄青说话,忙着要收拾东西了。

????等晚上沐浴了,她看到他已经躺在床内侧。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犹豫……大红的罗帐她没有拆下来,拔步床雕着鸟兽繁花。十分的精致。那床被褥上绣的是戏水鸳鸯,一只偏着头,啄另一只的脖子。

????陈玄青可能已经睡着了,闭着眼睛没有半点动静。

????俞晚雪轻轻揭了被褥躺到床上,丫头就在外面放了幔帐,吹了蜡烛,槅扇也被关上了。

????突然有人翻身抱住她。俞晚雪惊得低呼一声,背抵着一个温热的胸膛。她很快就意识到什么,脸都热起来。

????“东西都收拾好了?”他却只是抱着她问,并没有多余的动作。

????俞晚雪却浑身僵硬。轻轻地说:“不知道您书房里那些书要不要带去……”

????“我要用的书都拿过去了,不用带。”陈玄青回答。

????俞晚雪本来就是随便找了话跟他说,但又觉得自己找的话不好。她又不是不聪明,就是在他面前总是显得愚笨……这么被他抱着,浑身都在发热。两人睡觉一向是分了被褥,他又规矩得不越雷池一步。从来不会这么亲昵。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。

????隔了好久的沉默,俞晚雪才说:“我带了些银票过去。不知道钱够不够使……”

????“有我在,总不会饿着你。”陈玄青闭上了眼睛。说,“睡吧。”

????就这么睡着了,明天起来她肯定要腰酸背痛。俞晚雪心里想,却什么都没有说。

????就算是要腰酸背痛,她都舍不得说。

????虽然觉得不舒服,她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????……

????陈玄青走之前,陈三爷连夜和他说了话。一直谈到了凌晨。

????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但是陈玄青早上出来的时候,脸色却有些苍白。

????陈三爷只是跟他说了几句话,唯余的是他的震惊和思考。

????“其实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让俞氏跟你去,你现在都这么大了,凡事自己要学会思量。不过有些时候,面上看到的东西未必是真的,你还太年轻了,需要安静下来想。”

????“你四叔被软禁的事你知道,很多人都在猜为什么我要这么做,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软禁他。他背叛了陈家……而因为某些原因,不只是因为你四叔,现在陈家有一场很大的危机。你们离开北直隶是好事,就算是我有事,你也有反应的余地。”

????“不用问我究竟有什么事,你不能插手。”

????“你以后好好为官,要是我真的会出事。你最好还是致仕,不然以后你的前程会相当艰难。但你要坚持为官我也不会管你,路是你自己选的。”

????陈三爷静静地看着他:“我虽然怒其不争,却始终是你的父亲。能为你打算的已经打算了。”

????陈玄青听得十分混乱,其实他已经察觉到家里有问题。

????宁辉堂增多的护卫,父亲手底下的人频繁的来往。远在陕西的赵怀被调回来……

????肯定有大事要发生了。

????他抿了抿嘴唇,突然觉得肩上也沉重了。

????陈家将有大难,他却还在想些儿女私情的事,着实是浅薄了。

????半晌后才说:“我知道了,父亲。”

????他插不上手的事。只能听从父亲的话。在他的心里,父亲还是那个无所不能的父亲。

????陈彦允默默地看着眼前的儿子,他也是真的成人了。

????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,他一定要学会处事不惊。不然谁都帮不了他。

????陈彦允一直都这么觉得,他这个儿子不缺才学。但是经历太少了。也许这下才能真的让他成长。想了一会儿,他又取了个东西给他。

????陈玄青把那东西紧紧握在手里。

????……

????陈玄青和俞晚雪后天就去了任上,俞晚雪就带了两个丫头两个婆子,箱子却装了两个马车。

????顾锦朝只送他们出了垂花门。陈曦却舍不得哥哥,哭哭啼啼送到了影壁。

????陈三爷却没有去送,等顾锦朝回来就看到他在书房里和谁在说话。等走近了才发现是个很年轻的男子。长得也算是俊朗,却穿了件宝蓝色吉纹的直裰,看上去十分的贵气。

????陈三爷没料到她回来的这么快,只能指了指跟他说话的男子:“这位是郑国公常海。”

????早闻其名却不见其人,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。而且器宇轩昂。

????顾锦朝屈身行礼,常海笑眯眯地说:“夫人不用客气,我和陈三是从穿开裆裤就有交情的!他小时候做什么坏事不想承认,都是我帮他兜着的……”

????陈三爷笑着道:“你是说反了吧?”

????常海能进里面来,必定是有要事和陈三爷说。顾锦朝不好多打扰,就只是笑了笑:“……妾身还有事,就先告退了。”她走进了抄手游廊里,陈彦允却叫住了跟在后面采芙:“……夫人的药我已经让小厨房熬好了。就在炉子上温着。你记得端给夫人喝。”

????采芙屈身应诺。

????常海在一旁看着,啧了一声:“难怪要藏着不给我看啊!你这也管得太紧了……人家喝药都要说。”

????陈彦允只是笑了笑,又说:“行了。找你来是说正事的。进来再说吧!”

????常海脸上也严肃起来:“陈三,你没有足够的把握可不要做这事,实在是太冒险了!”

????“不冒险又能怎么办。”陈彦允端了茶杯给常海沏茶,“寻常的办法奈何不了张居廉,而且朝堂上的根基他肯定比我深厚得多……也就是险中求胜而已。”

????常海接了茶也没有喝:“张居廉也知道兵权为重,这些年里虽然他自己没有掌控兵部。实际上他在兵部的权力很大。五军都督府分裂几派,我这派也就算了。左军都督府更是他势力最集中的地方……”

????看到陈彦允的手指轻扣着桌面,常海就停下来了。

????陈彦允心里都知道。不用他说这些。

????“好吧——反正我跟着你做事就行了!我也看那老贼不舒服。虽然谋略我不行,但是带兵也是可以的。”常海又一脸无所谓,“那个老匹夫,沙场上还敌得过我不成?”

????陈彦允只是笑了笑:“用不着你带兵,你是常家的独苗。你要是有个意外,让老夫人怎么办?”

????常海有点意外:“陈三,你这是什么意思。我说了跟着你出生入死的。我常海说话什么时候反悔过——”陈彦允抬了手,示意他先停下来。

????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。”陈彦允说,“我只嘱咐你一件事。”

????“要是事情败露了,我有闪失,我想你护陈家一个安宁。或者是迁出京城,远离北直隶都可以。要是其他几房不想离开就算了。我已经让人在杭州置了宅子,你暗中送想出去的人出去。”

????覆巢之下无完卵,陈彦允已经在算计自己失败后的事了。

????常海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????他喉咙哽了团气,上不了下不去的,很不舒服。

????陈三不让他跟着做事,其实是为了他好。他也是真的信任他,才把家人交到他手上。这份嘱托重如山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