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百零十章:来历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三百零十章:来历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2:3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曾外孙抱过来之后,纪吴氏抱着哄了一会儿。喜开颜笑的:“长得多像你小时候的样子,眉眼特别像。你刚出生的时候我去看你,揪着祖母的袖子就不肯撒手。”

????顾锦朝笑了笑:“真的这么像?”她凑过去看,小长锁靠着大红的襁褓睡得正好,怎么她就看不出来哪里像自己了?

????纪吴氏笑道:“你满三个月就跟着我去了通州!你母亲说不定都没有我熟悉得你。这孩子长大了肯定好看……”说了一会儿话孩子就醒过来了,纪吴氏熟练地抱着孩子哄,小长锁啼哭不止,老太太一眼就看出是尿了,又亲自给曾外孙换了尿布又包好。

????孩子让乳娘抱去喂奶,纪吴氏和顾锦朝再说了几句,又去见了陈老夫人。

????两个老姐儿也是数年不见,自然是一番契阔。

????傍晚陈三爷招待完宾客后回来,听说纪吴氏来了。又亲自去陈老夫人那里拜见。

????顾锦朝就靠着大迎枕,听孙妈妈念洗三礼上长锁得的东西。孙妈妈拿着本大红绸面的册子,念了什么东西,就有小丫头捧上来给顾锦朝看。

????张居廉送了一座高约两尺的红珊瑚,色泽鲜红如玉,绝对是极好的上品。底座是上好的小叶紫檀木镂雕云纹而成。孙妈妈拿在手里都不由得咋舌:“张大人果然好大的手笔……”

????红珊瑚送到顾锦朝手上,她仔细端详了片刻,又闻了闻味道。

????对于张居廉这个人,她可是忌惮得很。

????顾锦朝是在珠宝堆里长大的,立刻就能看出珊瑚的品质。怕是比同等的金子贵重十倍不止。

????她让绣渠把这座红珊瑚收起来:“这东西太贵重了。平常时候不要摆出来。”

????绣渠端着这座红珊瑚去库房了。

????有了张居廉的红珊瑚在前,别的东西虽然也精致贵重,却也都是寻常玩意儿了。

????顾锦朝听得犯困,直到孙妈妈念到叶限的名字,她才一惊。

????“你刚才说,长兴候世子也随礼了……是什么东西?”

????孙妈妈又看了一眼册子,回答道:“却也不是什么贵重玩意儿。就是只虎皮鹦鹉罢了。”

????叶限怎么会送东西过来!

????顾锦朝顿时睡意全无。揉了揉眉心觉得有点头痛,她还真不知道拿叶限怎么办才好。上次他和陈三爷说自己,陈三爷已经有些忌惮了……她问孙妈妈:“那只鹦鹉现在何处?”

????孙妈妈也不知道。让丫头找了一圈都没看到。然后雨竹才说:“也没见有鸟笼子送过来。不过外院的宾客是三老爷和四老爷接待着,不如等三老爷回来了,您问问三老爷吧。”

????顾锦朝就是不想麻烦陈三爷,看不到就算了吧。

????把东西全部归置好。天色也暗了下来。

????陈三爷回来了。

????他看到顾锦朝躺在罗汉床上,就着豆大的灯点写字。

????他没有做声。无声无息地走上前,抽去了她手里的毛笔:“仔细费眼睛……这是写什么呢?”

????烛火下她穿着件丁香色白斓边的褙子,肤色莹润白皙,白里透红。神态又平静温柔。显得十分好看。顾锦朝也没有看他,自己举着册子看了看:“人情往来的东西。妾身得亲自记下来,以后各府有什么喜事。还礼的时候不能还少了……”这说叹了口气,“别看长锁今日有这么多东西。咱们以后送出去的要更多呢!”

????陈三爷笑道:“他才多大点!”

????顾锦朝认真地说:“孩子见风就长,一不留神就会说话、会跑了。”

????陈三爷坐下来把她搂在怀里,伸手去拿她写的册子。她学的是楷体,字写得端正秀丽,前段时间又跟着他学写隶书,颇有几分端肃的古味。竟然比寻常的读书人还写得好。

????顾锦朝坐在他怀里,挪了挪身子尽量往旁边侧,问他:“张大人送了一座红珊瑚,两尺多高。我看很是值钱。要是只作为孩子的洗三礼,实在是太贵重了些……”

????陈三爷说:“我知道,收下就收下吧。老师为官数年,积蓄颇丰,这还不算什么。”

????顾锦朝前世听说张居廉的事,都说这是个很两袖清风的官,从不贪腐。

????她有些好奇,问陈三爷:“都说张大人清廉奉公,但我看他一年的俸禄都供不起一座红珊瑚。张大人的钱财是何处得来的?”

????陈三爷只是笑笑,然后才解释给她听:“他不贪腐不要紧,张家这么多人,总不可能依附他一个人吃饭。据我所知,他一个远房的伯父就靠敲诈盐场,每年都有上万两银子的收益。老师要这么多人跟着他,总不可能不给别人好处,凭借老师的权势,想要家族富足还是轻而易举的。”

????“张家原来在荆州府就是个没落的家族,底蕴不如世家大族。所以老师这一步步上来,为了巩固势力,把自己很多亲眷插入了朝廷之中,他门生又多,如今的势力可谓是根深蒂固。皇上都要忌惮他。”

????所以前世张家繁盛到极致,张居廉死后皇帝亲自赐了‘文忠’的谥号。他所提拔重用的官员在朝堂步步青云,家族中有四代诰命。要等到万历十三年,也就是顾锦朝死后前一年,张家才慢慢被铲除。但张居廉死后,张家等于是他留下了的一颗毒瘤,经久不得治……

????顾锦朝沉默了一会儿。

????她想起来永昌商号的事,如果永昌商号背后有一个大势力支撑。那么张家是很有可能的。她还不如问问陈三爷,这样的事去问外祖母问不出什么,说不定问陈三爷却问得出来!

????顾锦朝就跟陈三爷说:“方才和外祖母说话,听说如今有个永昌商号厉害得很。别人都窥探不了,这个永昌商号,难不成就是朝上哪个大人所有的?”

????陈三爷闻言揉了揉她的发:“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!”

????顾锦朝躲开他的大手,她好久没有洗头了。敷衍说:“……就是听着觉得耳熟。才想问问的!”

????陈三爷笑说:“你当然该觉得耳熟,这是陈家的商号。”

????顾锦朝一怔……她还以为是张家的,没想到这个商号竟然是陈家的!

????“老四前几年弄出来的,发展得倒是不错。”陈三爷想了想说,“他做这些生意,我和二哥都不怎么插手管他。我倒是听说你有好些铺子。若是要他的商号帮忙,尽管说一声就是了。”

????顾锦朝摇头笑笑:“就是随便问问。要是我求了您帮忙。怎么还算是自己的私房呢!”

????不再说永昌商号的事,顾锦朝把洗三礼上别的好东西给陈三爷看。

????两人也都没有提叶限的事。

????顾锦朝让丫头扶着去了净房,用热水擦了擦身子。回来的时候陈三爷已经躺在床上看书了。这是在等她。

????想到陈三爷明天又要早起去上朝。顾锦朝也没有耽搁,很快躺到他身边。

????陈三爷见她躺下,又自己盖好了被褥闭上眼。便把书放在塌边的高几上,让丫头吹灭灯笼放了罗帐。伸手来搂着她睡。

????顾锦朝不知道陈三爷睡没有。但是她还没有睡意。

????她想起为什么觉得永昌商号耳熟了。前世外祖母死后,北直隶最大的商行不是纪家。而是永昌……

????陈三爷那时候已经不在了,陈家也已经分家。难不成陈四爷就这么厉害。能把永昌商行做得如此大?顾锦朝再想起陈玄青和陈四爷之间的恩怨,更加觉得不对。

????就算是分家闹得不愉快,也不可能到这种反目成仇的地步……除非是陈四爷做了什么对不起三房的事。而这事有可能关系到陈三爷的生死。也就是说,在四川剿匪的关键时候,他很有可能背叛了陈三爷。和想致陈三爷于死地的人合作了。陈三爷就算再厉害,也敌不过腹背受敌。

????顾锦朝睁开眼。突然觉得心情很沉重。

????她这个猜测不知道该怎么跟陈三爷说。陈四爷和他可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啊!如果她判断有错,无端让他们兄弟生了墟隙,那该怎么办呢?如果知道是自己的兄弟背叛自己,陈三爷该是什么感受?

????她看着陈三爷的侧脸,直挺的鼻梁,柔和的嘴唇……伸手触了触他的脸,心里无端地痛。

????这些只是猜测,她毕竟没有证据,还是先不要跟他说吧。

????正等到她闭上眼的时候,暖房里又传来孩子的啼哭声,乳娘抱着哄的声音,好久都没有安静下来。

????顾锦朝更不想睡了。听着孩子还在哭,心里也有些着急,恨不得去抱过来自己哄。

????但难免会吵到陈三爷……

????“让乳娘把孩子抱过来吧。”陈三爷突然说。

????顾锦朝有些诧异,他竟然没有睡着。那她的那些动作她都知道了?“您……明天不是还要早朝吗?”

????陈三爷已经坐起来了,淡淡道:“没事,孩子哭着你也不能安心。”

????找丫头过来吩咐,乳娘很快就把小长锁抱过来了。

????陈三爷抱着他下床哄,来回地走着。过了一会儿,小长锁竟然渐渐不哭了,躺在父亲怀里乖乖地睁着眼睛。陈三爷把孩子放到顾锦朝枕边,给他盖好被褥。“就让乳娘住在碧纱橱吧,他晚上还要吃三次奶。”

????顾锦朝把孩子抱进怀里,拍着他的背哄睡着了,才放到枕头边。

????她回头一看才发现陈三爷已经睡着了。这几天他也没有睡好,眼下发青。

????孩子这一夜倒是没怎么哭了。(未完待续)

????ps:感谢文字奴隶亲的仙葩,么么哒!

????最近很多亲说重复章节的问题,但是作者君没有重发,是系统抽风了。大家可以隔一天过去看,应该就好了,电脑上看也应该没问题。可以试试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