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一百八十八章:劝说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一百八十八章:劝说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13:56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姚家退亲的消息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顾家。

????一时间服侍冯氏的丫头人人自危。谁不知道冯氏一向看重这门亲事,这下突然被姚家退亲,不知道要羞恼成什么样子了!

????大家伺候都战战兢兢的,结果过了几天才发现,冯氏非但没有心情变坏,反而十分的好。伺候她的翠环,不小心打破了冯氏最喜欢的青白釉豆绿色花瓠,冯氏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她两句,连罚跪都没有。

????不仅如此,冯氏还又把顾德昭找了过去,十分温和地跟他说:“……给徐家聘礼的事,是母亲做得不对,不如把聘礼加到三十六箱,再备四柄赤金如意压箱,你觉得如何?”

????冯氏一想到能和宛平陈家接亲,心里简直是飘飘然了。一点小钱而已,给徐家就给吧,等二房攀上了陈三爷,顾德昭才有得眼红的!

????顾德昭都被冯氏这个样子给吓到了。

????而二夫人听说了姚家退亲的事,心里却很复杂。冯氏悄悄把内情告诉她了,让她千万不要外传。能和宛平陈家结亲固然好,而且顾怜一嫁过去就是正二品诰命夫人的身份,如此荣华,不是比什么姚阁老的儿子强多了。但是嫁给陈阁老,那再好也是续弦啊……

????姚文秀他们知根知底。这个陈阁老呢?为什么偏偏看上她们顾怜了?

????最要紧的是,顾怜可是一心喜欢姚文秀的。从定亲开始就盼着嫁给他了。

????想到冯氏答应姚夫人时毫不犹豫的样子,二夫人心里就止不住发冷。

????顾怜知道姚家退亲的事,果然如同遭了晴天霹雳。

????她瘫软在炕上,拉着二夫人的衣袖喃喃道:“母亲,姚家怎么会退亲呢。他怎么会喜欢上别的女子呢,母亲,我不相信!”她呜咽地哭出来,“我要见他,把话问清楚!我一直盼着嫁给他,凭什么就这么不要我了。我一定要问清楚了……他怎么忍心让我如此丢脸呢……”

????二夫人看着顾怜失魂落魄的样子,既心疼她遭受如此羞辱,又有些怒其不争。

????女孩就该自尊自爱,她这个样子要做到姚文秀面前,人家也是要厌烦的。如果真是因为姚文秀看上别人,要和他们家退亲。顾怜还是这样的表现,可会让别人看了笑话!

????二夫人看到顾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也只能叹息了一声,将她紧紧搂在怀里。

????顾怜抱着母亲的脖颈,哭得更厉害了:“母亲,受这样的侮辱,我还怎么在别人面前抬得起头!我和别的姐儿比,还有什么强过她们的……”她一直持重自己的亲事,对顾锦朝之流不屑一顾,觉得两人的前途就不一样,如今这唯一的优势就要没有了。她心里又慌又恐,生怕就被顾锦朝踩到头上作威作福了。

????二夫人拍了拍她的背:“傻孩子,你这是不懂事啊。你祖母答应了退亲的事,那就是想给你个更好的啊,你只会有更强过她们的。”

????顾怜只觉得天都塌了,二夫人说的话她也没明白,揪着二夫人的衣服哭了一会儿,跟她说:“母亲,我要去和祖母说话,我要见见姚公子,把话都说清楚……”

????想到顾怜一向也听她祖母的,二夫人便点头允了。冯氏总会劝好顾怜的。

????顾澜听说这件事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????一铜盆的水,加了四、五滴香露就香的不得了,顾澜喜欢用这样的水洗脸。洗后一整天她都是满身的幽香。她刚打开缠枝纹青花细颈瓷瓶准备加香露,就听到木槿说起这件事。

????她差点打翻了香露瓶子。

????“此事当真?”她觉得十分不可置信。

????木槿道:“千真万确,奴婢从东跨院洒扫的婆子嘴里听来的。”

????顾澜扶着高几,慢慢坐在大炕上。

????木槿看自家小姐魂不守舍,有些疑惑:“小姐,您怎么了……”

????顾澜摆摆手:“你去帮我端碗桂枝熟水过来。”

????知道姚家退亲了,她除了震惊,心里自然是欣喜的。但是细想来她却也有些不舒服,姚夫人说退亲是因为姚公子看上了别人,他看上谁了……要喜欢到为别人退亲的地步!

????顾澜紧紧抓住绣帕。姚公子上次回信给她,还谈起自己在国子监读书的事,和他同窗的监生是成亲了的,他娘子每月都要给他稍东西过来。而给他捎东西的却是她……

????她当时看了还脸红不已。

????顾澜觉得姚文秀对自己不可能没有情愫,但要为这点情动闹到来顾家退亲的地步,却是根本不可能的。她要是想跟了他,必定要自己谋划好……如今顾怜要和他退亲了,她是不是也有机会?

????顾澜胡乱想了会儿,喝了木槿端过来的桂枝熟水,往冯氏那儿去服侍了。

????还没等到天完全亮,顾怜就来找冯氏了。

????顾澜本以为冯氏待顾怜会不如原来亲热,谁知道冯氏立刻拉了她坐在罗汉床上,十分怜惜地道:“怜姐儿这双眼都是肿的,可怜我孙女了!”她把顾怜搂紧怀里,吩咐顾澜道,“你去小厨房拿两个煮好的鸡蛋过来。”

????顾澜应诺去了,心里却觉得奇怪了。冯氏这样子……怎么像是更看重顾怜了!

????顾怜看到顾澜出去了,就和冯氏哭诉起来。

????冯氏安慰地拍着她的背,柔声道:“傻孩子,你去找他又有用吗。他不娶了,咱们自然还有更好的。祖母是看着你长大的,最是心疼你了,不可能把你推进火坑的。”

????顾怜茫然地看着冯氏,小声道:“祖母,我受这样的屈辱,怎么还会有更好的……以后锦朝堂姐也要看不起我,我没人提亲了,肯定也要落得和她一样。”

????顾怜果然是年龄还小不懂事。冯氏叹了口气,解释给她听:“姚家要退亲,用的理由却是对姚家不利的。而且姚夫人来咱们府里,一点谱都不敢摆——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????顾怜怎么知道。

????冯氏笑道:“这是有隐情的,有人压着他们呢!你听祖母的就没错。祖母肯定让你嫁得风风光光的,而且嫁得比姚家更好、更富贵……你这孩子啊,还不懂呢,以后你在顾家……别说顾家了,以后你在任何地方,那走路都是带风的,谁都不敢不尊敬你!”

????顾怜更是不懂了,冯氏就继续道:“姚文秀也未必好,他如今连功名都没有,以后要是做不成官呢?那姚家还有好几个嫡亲的兄弟,姚大公子已经是两榜进士了。以后姚文秀要是中不了举,他在姚家就什么都不是,你嫁过去也是吃苦!还不如就嫁个有功名的……”冯氏劝了顾怜好一会儿,告诉她嫁谁不是最重要的,要紧的还是身份和荣华。顾怜听着就渐渐止住了眼泪。

????顾怜从来没有想过这些,也从没有人和她说过。

????她是喜欢姚文秀,但也不是没了他就要死要活的。

????但想到不嫁姚公子了,而且还是以他看上别人为理由,顾怜心里总是伤心的。如今听祖母的话,似乎是说她能嫁得更好,相比之下姚文秀根本不算什么。她不由问道:“祖母,我要是不嫁姚公子……又能嫁给谁呢?”

????冯氏摸着她的发笑道:“自然是比他好无数倍的,你尽管宽心了,以后你只有更好的!”

????祖母总不会害她的吧。

????顾怜心里有些犹豫了,想了想,她还是决定不去找姚公子了。她这样去找他,又算是怎么回事呢!

????顾怜现在想想,突然觉得祖母的话也没错,谁就能保证以后姚文秀一定举业有成呢。

????不知道祖母是想让她嫁给谁。

????春末难得下起一场大雨,紫禁城湮灭在大雨之中。

????陈三爷站在楼阁下看着茫茫大雨,他身后就是皇极殿的红漆铜铆钉殿门,每两步就站着个金吾卫侍卫,肃穆而威严。胡荣拿着一件斗篷,忠诚地站在他身后,大雨倾盆,天风吹来。

????汉白玉石阶很高,能够俯瞰道更远的武成阁、文昭阁。内阁次辅何文信正拾阶而来,他身后有幕僚撑把油伞。何文信年过六旬,他原先治旱有功,先皇加封他少师衔,他穿仙鹤补子盘领右衽袍,配玉革带。还没等走近,就先向陈彦允拱手笑道:“陈大人好雅兴。”

????陈彦允也向何文信拱手,笑着道:“无事可做罢了。”他说话很慢,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。

????何文信想到陈彦允刚才高高站在石阶之上,背手站着,沉默又从容。

????才三十岁而已,他已经快要登上权力的顶峰。

????何文信觉得,如果他是张居廉,肯定也会深深的忌惮这么一个人。即便他性子再柔和,脾气再好。也不能掩饰他是如何一步步踏着尸骨走上来的。

????何文信觉得自己已经老了,和这些人争不动了。他虽贵为次辅,在内阁却十分的被孤立。但无论怎么说,他是一点都不想得罪陈彦允的,何文信就道:“那老夫先行一步了,陈大人随意。”

????陈三爷笑着虚手一请,何文信整了整自己官服的衣摆走进了皇极殿内。

????这时候陈义才从远处走过来,披蓑衣戴斗笠,走到陈彦允身边后他微低下头,低声说:“三爷,事情都办妥了。派去大兴的马车已经上路了,王大人的心腹恐怕正往这儿赶过来。”

????陈彦允嗯了一声:“……先去武成阁候着吧。”他顿了顿,才提步朝皇极殿内走去。r1152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