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一百八十四章:百日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一百八十四章:百日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13:38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婆子们在外院搜罗无果,回去禀报了冯氏,还把她们不小心进到陈大人休息的厢房的事说了。冯氏听完十分紧张,直问她陈大人有没有生气。婆子道:“……陈大人没有出来,奴婢也不知。”

????冯氏躺回了罗汉床上,望着放在长几上的更漏不语。

????等第二天陈三爷离府的时候,冯氏一大早就去送别了。

????“……昨个晚上惊扰了大人,实在惭愧!”顾德元笑着拱手道。

????影壁四下立着陈三爷的护卫,顾德元、顾德昭、顾德秀几人皆来相送,也都穿着公服。

????陈三爷却穿了件灰蓝色直裾,披了件黑色杭绸斗篷。他整了整衣袖,淡淡问了句:“你们顾家守卫如此不森严,连盗贼都能闯进来?”

????顾德元一愣,忙笑道:“……是盗贼闯入了!索性财物上没有损失。”

????“那人可抓到了?”陈三爷继续问。

????顾德元觉得有些奇怪,陈大人怎么会如此关心这事,他只能说“已经抓到了”,免得陈大人以为他们顾家办事不力,连个盗贼都制服不了。

????陈三爷便不再说什么,上了轿之后脸色却不太好看。

????不论顾锦朝是因为什么闯到他房里,她在顾家必定过得不太好。顾家这几个人,顾德元是惯会虚与委蛇,人前人后两张脸的。顾德昭太懦弱,凡事又习惯墨守成规。那个冯氏昨晚还想闯宴息处,可见平日在府里被人捧惯了,有点不知轻重了。

????他又想起自己偶然听过的话,顾锦朝年过十六还没有定亲。她们家差点把她许给一个破落皇商的儿子,那人还打死过自己的丫头……

????陈三爷面无表情地直看着轿子青色的细布帘子。

????他这样护着她……别人却敢轻易欺负她。

????听说陈三爷走了,顾锦朝松了口气。

????她放下绣了一半的绫袜。望着窗扇外刚长出细长花苞的垂丝海棠怔忪。

????陈彦允的话她没有想过,她也不敢想……

????前世他们交涉不多。她嫁过去后五年,陈彦允就因匪患死在了四川。她听到之后一点都不伤心。甚至是松了口气。而余生的十几年她也从没有想起过陈彦允。这个人就死得无声无息的,好像从没有出现在她的生命里……

????锦朝重生后不再执着于陈玄青。才似乎开始正视三爷,但是她依旧不懂他。

????如果只是因为救过她而心有怜惜,三爷说的那些话又怎么解释?

????顾锦朝觉得心里烦闷,难不成她还要和陈三爷牵扯吗!她觉得自己是在害他。

????说不定他也只是这么一说而已……

????顾锦朝只能这么想了,她想再多别的也没用。

????顾锦朝叫了采芙进来收拾这大小的笸箩和针线。一会儿冯氏让她们陪顾怜去宝相寺上香,因为亲事延迟,顾怜最近心情不佳,冯氏让她们都多担待、安慰着她。

????半月之后朝廷的封诰下来了。新任户部侍郎并不是从户部选出的,而是湖广常德知府调任。消息传到了顾家,冯氏听后很是失望,心里却又舒了口气,找了顾德昭过去说了好一会儿话。

????很快就到了十一小姐的百日酒,这次府里来的人比上次还多。十一小姐的名字也定下来了,就用了翰林院掌院学士高大人所取的‘棠’字。百日酒上顾锦朝送了十一小姐一对赤金的摇铃,刚解了襁褓的孩子被乳娘抱着,这里想动那里想抓的,十分活泼。

????上次没见着孩子的夫人都围着夸她。说长得白里透红,小脸秀秀气气的,像极了五夫人。

????顾锦朝坐着喝了会儿茶。就看到冯氏把顾澜叫过去说话。

????冯氏在花厅里赏新开的海棠,锦朝则坐在庑廊下,倒是能看到花厅的场景。

????冯氏身边坐着个陌生的妇人,穿了件绛紫色妆花褙子,绿色斓边璎珞纹马面裙。手腕上戴着个颜色赤红的鸡血石手镯,头上戴着南海珠子发箍,镶翠眉勒。年约四十,一双细长的凤眼。

????冯氏对顾澜说:“……这位是保定郭夫人。”

????顾锦朝闻言心中一跳,放下了手中的茶盏。安香郭夫人……她知道这个人!是北直隶里有名的会做媒。她丈夫是保定府府同知,双亲俱在。生有一对儿女,也经常被人请了做全福人。

????顾澜却没有听说过这个人。笑着向郭夫人请安。

????郭夫人面上笑眯眯的,却从头到尾把顾澜看了一遍,看得顾澜有些不安。

????她正想说什么,冯氏却道:“……我看厨房刚做了红豆山药糕,你去替我端一碟过来。”

????顾澜犹豫片刻后只能应诺去了,冯氏就小声和郭夫人说起话来。

????“……澜姐儿人十分温顺,《女训》《女诫》也熟读了,样貌更是不差的。郭夫人也想想,有没有咱们澜姐儿合适的。眼看着怜姐儿都和姚公子定亲了,我这心里也惦记着她的两个姐姐……”

????郭夫人过了片刻才说:“人是不错的,可惜是个庶出的。不过顾三小姐如今都没有人提亲,倒是奇怪了……听说原先是跟着你们家四老爷住在适安,不是在老夫人跟前长大的吧?”

????冯氏就笑笑:“是有人提过亲的,是我觉得不合适才耽搁到今天。四房回顾家眼看就要一年了,这孩子秉性还是十分不错的,以后沾着她妹妹的光,总不会太差了。”

????郭夫人却笑着不再答话了,而是端起茶杯喝茶。

????冯氏这是想给顾澜说亲了……

????上次穆家请人来给穆知翟说亲,因为宋夫人搅合没成得了。没几个月穆知翟就娶了安阳伯庶出的四小姐,那四小姐是年过十七不好嫁了,就没有太挑拣嫁给了穆知翟。

????前世穆知翟也娶的是安阳伯庶出的四小姐。

????顾锦朝暗想着,也不知道冯氏能给顾澜说个怎么样的婆家……

????郭夫人却又开始说话:“你们顾家小姐都生得好,我记得二小姐还没出嫁。我可是听过你们二小姐的,长得十分好看……她没有说亲吧?”

????怎么说到她头上了……顾锦朝朝花厅看了一眼。冯氏和郭夫人都背对着她看海棠花。

????冯氏想起上次来给顾锦朝提亲的王夫人,摇头说:“这丫头确实没有说亲,不过她父亲帮忙看着。倒不用我操心……”顾锦朝的婚事是顾德昭打过招呼的,冯氏想管都不好管。

????郭夫人就不问顾锦朝了。而是说:“你们家三小姐的事,容我回去细想,等有合适的人选再跟你说。”

????冯氏谢了她许久,让茯苓捧了一匣子的南海珠送给郭夫人。

????等到了开筵席的时候,冯氏就请众女眷去了西跨院。

????锦朝还有两个月才除服,先回了妍绣堂练字。等到了下午,叶限才带着他的护卫过来了。

????女眷们都凑起来打马吊了,五夫人房里就剩下几个丫头。他径直就走进去了。五夫人就拉着自己的弟弟说话:“你能有这么忙……外甥女的百日酒也来得这么迟!”

????叶限看着在小床上动着手脚咿咿呀呀的外甥女,皱了皱眉说:“……她还流口水呢。”

????五夫人笑他:“这不还是孩子吗!”让乳娘把孩子抱过来,要叶限抱抱他的外甥女。

????叶限躲闪都来不及,哼了一声:“我才不想抱她!”

????手却只能把这团软得不像话的孩子接住,姿势僵硬地抱着她。看到孩子还咿咿呀呀地张望着,并没有觉得难受,叶限才松了口气。他觉得对付这个孩子比那些晦涩的案卷难多了。

????片刻之后他就把孩子重新递到乳娘手上,跟五夫人说:“我去找顾锦贤说会儿话。”

????五夫人脸色就有些变了,低声道:“去找贤哥儿就罢了,你可别再去见顾锦朝了……”

????叶限就笑了笑不说话。出了五夫人的院子后往妍绣堂去了。

????五夫人气得眼泪都在打转:“这样的性子,真是要气死人了……”

????顾锦朝轻吐一口气,收笔之后细看着自己画的墨竹图……她练了小半个月。始终画不出竹的苍劲!她让采芙去把陈三爷那幅墨竹图找出来,对着看了一会儿,有些泄气:“实在差得远……”

????她的书法还过得去,但是书画就逊色多了。锦朝也是想练出一手画墨竹的本事,还特地移植了几丛墨竹种在书房的窗扇外面,练了几天却画得不成样子。她就想找了名家的画先临摹着,找来找去都觉得不合适,就开始临摹陈三爷送她的那幅墨竹图了。

????陈三爷再怎么说也是两榜进士,而且是钦点的榜眼。当年压在他头上的仅有个袁仲儒而已。

????陈三爷的画中修竹数枝,高低错落有致。挺拔清秀。用笔道劲圆润,竹骨纯用淡墨。与竹叶浓淡相映,妙趣横生。再看她自己的,格局倒是有几分意思了,不过竹骨始终不挺拔。

????他画的墨竹实在清逸,这究竟是怎么练出来的?

????顾锦朝正在沉思的时候,青蒲进来通禀,说长兴候世子爷过来了。

????锦朝让采芙把画收起来,吩咐青蒲:“让世子爷先在花厅小坐吧。”

????青蒲回答道:“奴婢请过了,不过世子爷说他就几句话,说完就要走了,让你不用备茶给他了。”

????顾锦朝嘴角一抽道:“……让他去花厅,就算不想喝我的茶,也不要站在院子里吹冷风吧!”

????青蒲忍着笑去了。(未完待续)

????ps:我也想多更啊,实在是手残的很。大家也想看高质量的文呀,赶出来的就太仓促了,这章都有点赶……我明天一定双更,今天先存稿哦。更新时间不定,是因为俺每天下课的时间也不定,等咱放假了,天天给大家定时双更~~

????另外推荐好友的新文《宅萌喜事》,就在强推榜里,也是重生文,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~~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