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一百四十二章:新妇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一百四十二章:新妇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10:26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二天便是亲迎,新娘的轿子从宛平一路抬到通州。纪家爆竹声声,锣鼓喧天。跨过钱粮盆,纪粲射了轿门,新娘下了轿子。随即就是拜堂,由傧相扶进新房。

????顾锦朝也就是听着锣鼓声热闹了,她是不能去筵席的。只能则在东跨院和徐夫人和徐家小姐说话。徐静宜的性子很好,远比养在深闺的世家小姐多见识,也是个喜欢侍弄花草的。锦朝和徐静宜说得也投缘。徐静宜看着顾锦朝,总有几分同病相怜的情绪在里头,因此待她也格外柔和。

????不多一会儿,佟妈妈过来找顾锦朝,说是大兴那边,徐妈妈写了信过来。

????顾锦朝去了西次间看信。

????徐妈妈在信中说顾锦荣过得十分好,和余家几个少爷都说得上话,冬袄被褥也没有缺的。等余家族学罢学了,就能到大兴来了。不过住在听涛阁的宋姨娘消瘦得厉害,整日不爱理人,神神叨叨的。

????锦朝想着,即便不是真的疯了。宋姨娘再这么下去,迟早也是真疯。

????顾家风平浪静,要进入腊月了,开始准备过年了。宋夫人又来过一次,给顾澜送了许多东西。徐妈妈又特意提到顾澜,她的贴身丫头木槿,有一次从偏门拿了个样式奇特的小盒子,描金涂红十分精致。她特意去问过了,这种盒子是翠云轩特有的,里头装的是玫瑰香膏。

????玫瑰香膏是香露所制,价格奇贵,可用来涂抹嘴唇,香气甜腻颜色红润,比胭脂好用。

????顾澜现在月例不过十两,还要照顾她平日的开支。哪里来的钱买香膏?

????也不可能是宋夫人。如今宋夫人想送东西,大可直接托人带。

????既然不是宋夫人,那么这东西……是谁要送给她的?

????顾锦朝想到那位姚家少爷。

????她笑了笑。把信扔进火炉里烧了,才又到花厅去。

????顾德昭喝了一杯酒就退席了。到东跨院来找顾锦朝。锦朝看着他手里拿着一个大红色四喜如意纹的香囊,正在四下张望,就喊了他一声。他看到锦朝便走过来,把胀鼓鼓的香囊给她。

????锦朝打开一看,发现里面装满了干桂圆,便问父亲:“您给我找个做什么?”

????顾德昭眉眼都染着几分笑意:“父亲帮你拿的,你以前参加喜宴,都喜欢吃桌上的桂圆干……”

????锦朝哭笑不得。两世加起来她都四十岁了,父亲还这样哄她。

????顾德昭觉得锦朝不是特别高兴,就问她:“你不喜欢桂圆干了?”他有些忐忑,怕记错了长女的嗜好,“我记得你是喜欢的,还有荔枝干……”

????锦朝说:“女儿是喜欢的……您就特地过来给我这个?”

????顾德昭点点头,又笑起来:“想到你又不能上席,父亲帮你拿了……”

????两人正说着话,旁却有一个人轻快走来,声音柔和地道:“朝姐儿。怎的这么久都不过来?”

????是徐静宜,久久不见锦朝过来,自己来找了。

????她还没走近。就看到一个穿藏蓝色直裰的英俊男子站在锦朝对面,就踟蹰不前了。

????锦朝让顾德昭先离开,她朝徐静宜走去,把香囊中的桂圆干分给她吃。

????顾德昭却朝徐静宜点头微笑,才提步离开东跨院。徐静宜脸色微红,小声问顾锦朝:“这人是谁,怎的出现在东跨院了。我昨天还在西跨院的筵席上见到过他呢……”

????锦朝还记得昨天带徐静宜去过西跨院,看徐静宜脸色淡红,心中有些诧异。徐静宜这神态有些不寻常啊。她语气却很平常:“他就是我父亲,也是个有趣的。特地从筵席上摸了包桂圆干给我送来。他昨日应该在西跨院帮忙的。徐家小姐见着我父亲了?”

????徐静宜颔首道:“我想在回东跨院,却不知道路。他请了婆子带我回来的……想不到竟然是你父亲。”

????徐静宜拿了一颗桂圆干放进嘴里。不再说此事了。

????顾锦朝留了个心眼,徐静宜称顾德昭为‘他’,而不是‘伯父’。目光又有所避闪,她可记得徐静宜为人最是落落大方,就是她丈夫死在窑姐儿肚皮上,罗家的人去把尸体抬回来的那天。她也是直面所有人探询的目光,平平稳稳处理丈夫的后事。

????这位徐家小姐……是不是对她父亲有点意思?她父亲长得也算清秀俊朗,而且也不老。

????顾锦朝心里有些不舒服,却又觉得这事很正常。徐静宜要说真对顾德昭有什么想法,那是不可能的,充其量只是一些好感。这样的事很平常,况且两人恪守礼节,连话都没说一句。

????顾锦朝却对此事存了个心思。

????第二天卯时刚过,新嫂嫂过来给纪吴氏奉茶。

????陈暄穿着一件湘妃色喜相迎缎袄,梳着整齐油亮的凤尾髻,簪一对嵌玛瑙的梅花瓣金簪。端庄又秀丽。纪粲站在她旁边,虽说是成亲了,却显得局促不安的。等到要敬茶了,被婆子拉了一把才反应过来要跪下。

????纪吴氏就笑了起来:“娶了媳妇了,怎么还像傻了一样!”

????宋妈妈道:“四少爷这是高兴傻了!”

????纪粲挠了挠头笑笑。他是有点高兴傻了,昨天还差点被安松淮灌翻过去。

????陈暄作为新妇,不该她说话的时候不能插话,听到这话却是抿了嘴笑。锦朝看了陈暄一眼,前世她嫁到陈家的时候,陈暄已经嫁到纪家来了,她是从来没见过这个庶女的。不过陈二爷的夫人秦氏原是江南织造的嫡女,名门望族。教养庶女的手段很多,个个都乖得跟小猫一样。

????纪吴氏先让纪粲出去,然后扶起陈暄,柔声问她:“你可还适应?”

????陈暄声音轻柔:“回禀祖母,孙媳觉得一切都好。”

????纪吴氏低声问宋氏,两人昨晚是否行房了。宋氏回了是,陈暄一张脸红得要滴血了。纪吴氏就笑她:“这有什么可羞的,咱们粲哥儿还等着你帮他生个大胖小子呢!你以后为人之妇,要懂得持家稳重,粲哥儿的饮食起居你多照顾些。有空便多去你二嫂那里走动,她经验比你足……粲哥儿房里两个通房丫头,都是一直在服药的。你好生争气,第一年就为我们粲哥儿生个小子,就是再好不过了……”

????说完让宋妈妈拿了一个掐丝珐琅的盒子,里头放了一支嵌着红蓝宝石金满冠发簪,看那样子得有五两重,是个值钱的物件。

????纪吴氏这也是要敲击一下新妇。女子嫁入夫家,最要紧的就是绵延子嗣。要是她两三年还不能有孕,纪粲那两个通房丫头就可以停药,诞下孩儿,甚至可以扶正为姨娘。

????大户人家一向是如此。顾锦朝心中暗想,又听到外祖母叫自己的名字,拉她过去和陈暄说话:“这是你姑母的嫡长女,顾家的表妹。”

????锦朝行礼问好,陈暄忙还礼道:“早闻表妹盛名,今日一见,果然是个美人儿。”

????她早听自己的嬷嬷说过,这位顾家表妹是太夫人心尖上的人儿,一定要好好奉承着。

????纪吴氏却皱了皱眉,顾锦朝那个名声实在差……陈暄未必是有意这样说,她不过是想奉承顾锦朝而已。但无论怎么说,也是个不太聪明的。

????锦朝让青蒲拿了自己装着一对金草虫头面,满池金挑心的簪子的锦盒,送给陈暄。

????不一会儿,大舅母、二舅母、大表姐、三表嫂都过来,要给新媳妇送礼了。

????屋子里说话就热闹了起来。

????锦朝想透口气,就从西次间里出来走走。却看到纪尧在抄手游廊上踟蹰。

????她犹豫了片刻,就打算绕道回栖东泮。

????纪尧却出声叫住她。

????顾锦朝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转身微笑行礼问:“……二表哥有事?”

????纪尧不说话,顾锦朝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有点奇怪。

????纪尧过了好久才从袖中拿出一个锦盒,放到她手里:“你那只镯子给了淳哥儿……这是送给你的。”

????顾锦朝掂量了一下,就猜出里头也应该是只镯子。她苦笑道:“二表哥,我也是淳哥儿的姑姑,你不用分得这么清楚。”纪尧也是,她送纪安淳一个镯子,他都要还给自己不成?

????纪尧却怎么也说不出口,这只镯子他挑了好久,觉得是样式最别致的一个。并不是因为想补偿她那只镯子的……但平日里的伶牙俐齿好像都不管用了,他只能干巴巴地说一句:“……你收着就是了!”

????然后进了正堂。

????顾锦朝觉得纪尧有点莫名其妙。

????她只能收了镯子回栖东泮。

????纪尧这些天一直在忙纪粲的婚事,连自己下定决心的事都没有和纪吴氏说。他来找纪吴氏,就是想和她说这件事。

????刚好陈暄等人退下了,看到纪尧过来,纪吴氏召他去坐。

????“……难得见你自己过来。可是有什么事要问我的?”纪吴氏笑着问他。

????记得纪尧刚开始管铺面那会儿,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,整日往她这儿跑请教问题。等到他上手了,就再也不往她这儿来了。

????纪尧坐下来,他竟然觉得自己有些紧张。“不是,我是来跟您说一声……我决定娶顾锦朝了。”

????纪吴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十分惊讶地看着他。

????他嘴角就露出一丝笑容,说:“您帮我找好媒人……”顿了顿,又补充道,“我想越快越好。”(未完待续)

????ps:感谢酷儿0851亲的粉红、馨鹦亲的香囊,xuan20052005亲的平安符~~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