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八十九章:看病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八十九章:看病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6:24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宋姨娘诡异腹痛,府中又替她请了两个燕京有名的大夫,可谁都看不出她究竟哪里有病。

????宋姨娘整日的哭闹,说怕她的孩子会出问题。又说这些大夫的医术实在不高明,竟然连她的病症都诊不出来。

????锦朝听了丫头来传的话,实在是烦了。她正在做一个软玉的枕芯,只缝了一边。让丫头先把笸箩收起来,她想了想去了书房,提笔给叶限写信。问他萧先生是否还在燕京,能不能帮她一个小忙。

????叶限拿到信的时候,正和萧岐山在湖边钓鱼。寥寥几行字,他看了一遍后随手递给旁边的书童,一只老大的花鲢鱼上钩了。萧岐山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爱徒收线取鱼,指着这条湖跟他说:“这片湖的鱼是最难钓的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????叶限看了一眼萧岐山不说话,他不问他也要说,萧先生可不是压得住话的人。

????萧岐山也不恼,接着说:“湖水太深,鱼太机灵。耐不住性子的人,一般钓不上来。”

????他们已经在这儿钓了一天的鱼了,就只钓到叶限木桶里那只花鲢鱼。叶限把木桶提起来,看到山峦边的太阳已经西斜了。

????萧岐山探头过来看了一眼鱼,说:“那边有个灵山寺,过去洗了鱼煮汤喝吧。”

????叶限说:“佛门重地,您也要去杀生吗?”

????叶限的母亲高氏是信佛的,叶限虽然不信佛,但是耳濡目染的,也知道要尊敬着这些东西。

????萧岐山不在意地笑笑:“杀了带过去不久行了,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!”他又吩咐跟着的之书去山下买一壶热烫的黄酒切一斤牛肉,吃了酒能暖暖身子。

????叶限笑着看萧岐山,道:“倒是不怕你冒犯佛祖,只是那里的养了一群武僧。您又不让带随从出来。等一下被扔出寺门可就不好了!”

????萧岐山听了只能放弃,着跟他一起下山去,山下有个可住的酒家。

????七月初的时节,酒家旁边种了一株碗口粗的柿子树。柿子已经红了,缀满枝头。那里正有长兴侯府的随从等在,在树下铺了桌子布了酒菜。有侍卫端了一盘柿子上来。

????叶限把鱼给了随从,让做一道清蒸鱼出来。

????萧岐山捏着柿子左看右看,叹了口气道:“你小时候,你外公带你到贵州找我,枝头就结满了柿子,你摘了一个就咬,满嘴都是涩,偏偏你还倔强的很。整个都吃下去了。”

????刚下树的柿子不能吃,得搁草木灰里一段时间软了才能吃。

????叶限都不记得这事了。

????说起来也奇怪,他明明记性十分好,一篇诗文看过就能说出大概,但他不记得儿时的许多事。

????萧岐山说完。又很好奇叶限那封信,问他:“……刚才见你得了封信,是谁与你的?我还不知道你,人缘这么差,肯定在燕京没朋友!”

????叶限让书童把信给他看,说:“正要和你说,我想让你去帮个小忙。”

????萧岐山一看那字迹就笑起来了:“是那个你让我来燕京的顾家大小姐?倒是奇怪了。前不久你不是说她母亲逝了吗?怎么现在让我帮着看姨娘的身孕呢。”

????叶限说:“我哪里知道,去不去随您!”

????萧岐山哈哈一笑,拍着自己爱徒的肩道:“我能不去吗?你可是保了我来燕京的。况且我也想去看看,到底那顾家大小姐是怎样的人,让我们的长顺送了仙人掌给她!”

????叶限笑眯眯地看着他:“您要是再叫我长顺,我就把那几条竹叶青放您床上去。陪您睡觉。”

????萧岐山摸摸鼻子不再说话,他忘了,叶限很抗拒这个乳名。说起来这个乳名还是高大学士取的,当时外孙出生,老人家在书房里抓耳挠腮好几天。出来后就喜滋滋地宣布叶限的乳名要叫长顺。这名字又顺口又好听。和亲家斗了大半辈子的长兴候老侯爷也很满意,大家就都这么叫了。

????小时候叶限多可爱啊,比现在胖多了,白嫩嫩的,喜欢睁大眼睛看人,不说话也不闹,谁抱都不哭。

????现在长大了,也会逞脾气了!

????萧岐山心里有些惋惜。

????几日后,他带了叶限的信和自己的名帖去了顾家。顾老爷在正堂见了他,听说他是长兴候府的幕僚,又是长兴侯世子爷的老师,十分敬重,让人捧了新春的万春银叶来。

????萧岐山也说明了来意:“……府上大小姐和世子交好,请了世子说府上姨娘得了怪病,腹痛非常,却诊不出原因,大小姐请我来与姨娘看看。”

????顾德昭听了便谢他:“……倒是麻烦您一趟!”

????他想不到顾锦朝还愿意放下仇恨,为宋姨娘的病请萧先生来!他有些感慨又心疼,朝姐儿这样懂事,他更觉得自己亏欠她了。既然萧先生是长兴侯府的幕僚,又是与长兴候世子治过病的,应该医技极高明的。

????他让李管事带着萧岐山去找顾锦朝,既然是朝姐儿请来的人,他也不好牵扯着。

????顾锦朝本来等着叶限的回信,却听说萧先生已经来了。便换了件淡青色的织花缎褙子,在花厅见萧先生,又让青蒲上了一壶贡阳羡茶。

????萧先生由李管事引着来,远远一看是个穿着直裰,气度超然的清瘦男子。看上去不过四十,一双眼睛笑眯眯的,十分和善。锦朝起身迎他,看到此人的样子,却突然觉得十分眼熟。

????……她好像见到过此人。

????那种随和的笑容特别熟悉,但是她的记忆很模糊,根本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见过此人了。

????念头一闪而过,此时自然不是深究的时候。锦朝笑着请萧先生坐,先拜见了他:“……早闻先生医技超群,不想气质也如此清雅,小女实在拜服。”

????萧岐山也打量了她一眼,碍于男女之妨,没有多看。不过不得不说,顾锦朝是那种第一眼就让人十分惊艳的长相。萧先生笑着回道:“不过虚名而已,我常年不出贵州,医技超群是谈不上的。”他心里还想着,想不到叶长顺也是个看脸的,只是不知道这顾家大小姐品行如何,担不担得上叶长顺特地请他出贵州。

????锦朝自然没有先提宋姨娘的事,而是让丫头先奉了茶点上来。

????她心里还在思索,这个萧先生实在是越看越觉得眼熟,听叶限说他常年隐居贵州,自己那时又在顾家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不可能见过萧先生。那只能是前世嫁到陈家后……

????顾锦朝还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儿见过。不过既然她是见到过此人的,那无论怎么说,他肯定牵扯了叶陈两家的争斗中来了。一个隐居山林的人,怎么会牵扯进这个持续十年的、朝堂腥风血雨的争斗中来?

????隆庆六年九月十三,穆宗驾崩。同年十一月七日,神宗登基,改年号万历,张居廉挟以号群臣。

????锦朝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,难不成萧先生为了叶家,牵扯到了这场争斗中来?

????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????不过这事于她来说太远,就算出于叶限救她母亲的情谊,她想帮一帮长兴候家,如此时候,也不知道该从何帮起。这事还是先按下不表,至少她要先把宋姨娘的麻烦解决了。

????她和萧岐山说话:“……母亲病重,您千里迢迢从贵州赶来,实在辛苦。可惜我母亲没这个福分,早早的走了……”

????萧先生听了,沉思片刻,才缓缓道:“我记得世子爷说过夫人的病情,按理应该不会如此快才是。”

????锦朝点点头,轻声道:“母亲……母亲死得不寻常。”她没有往下说,萧先生也明白这是人家的家事,既然顾家夫人死得离奇,肯定是有丑事在里面的,家丑不可外扬。

????他见顾锦朝虽然伤心,却也不至于低迷。知道这顾家大小姐性格还是坚毅的,只是这么早就丧母,也实在可怜。

????锦朝擦了擦眼泪,笑着说:“让先生看笑话了……母亲死后,父亲本打算发落了我的姨娘,不想姨娘怀了孕,就安置在原来的宅子里。我虽心中有恨,却也让人好吃好喝地伺候着。”

????“只是前几日姨娘说自己莫名腹痛,几个大夫来看了,都看不出异常。姨娘就说是大夫医技不高明,诊断不了她的病,闹着要换大夫……倒是夜里姨娘睡着,小丫头撩了看,发现姨娘肚子淤青,姨娘却也没说过是怎么回事……我想问问萧先生,有什么病可致腹部淤青的?”

????萧先生听了默不作声。顾大小姐这几句话实在隐晦,她母亲死后就发落了姨娘?岂不是说她母亲是姨娘所害,因为腹中有子才被保下来。

????再说那姨娘,肚上淤青可是外力所致,断没有内症的说法。姨娘自己吵着看大夫,又什么都没有,却不提自己肚子的淤青。只有一个可能,是那姨娘自己在闹事。这顾大小姐这番隐晦的告诉他实情。她自己心里是明白的,只是她觉得不便说罢了。

????萧先生便朝她眨眨眼道:“大小姐放心,在下知道这是什么病。”

????锦朝便向萧先生笑笑,这萧先生也是个明白人。知道她说的有什么猫腻。

????ps:

????感谢大侠一个、超爱看书亲的粉红,╭(╯3╰)╮

????依旧双更,中午再来一发~~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