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八十七章:心结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八十七章:心结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6:15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佟妈妈见顾澜出来,忙躲到一旁的正堂里去,顾澜走开了。她才又走出来。

????她看到刚才那一幕,心里也是感概的。不管怎么说,大少爷终于不会轻信二小姐了,只是二小姐说的那些话,确实是个问题,大少爷如今这般消沉,心里肯定想着夫人的死。他内疚自责,恨不得自己能做什么当补偿。

????佟妈妈想了想,回去和锦朝说这事。

????锦朝正在书房里翻书,刚把那些信清理了,她在找着仙人掌要如何侍弄。书中记载不多,唯有一本说无需照看,不必浇洒。说这玩意儿实在好长,放在书房十天半个月不管,都不会死。

????锦朝刚放下书就看到佟妈妈进来,她把静芳斋的事详细说与锦朝听。

????锦朝听后沉思了许久。

????其实她心里还是怨顾锦荣的,所以才一直不想理会他。只是这孩子要是在这么下去,恐怕更加萎靡。

????她想起前世顾锦荣来陈家找她,高大的身体竟然显得比她还矮,佝偻着背,面容苍老憔悴。

????锦朝心中一阵钝痛,想了想,她吩咐佟妈妈:“……去府里的冰窖里,取了冰出来。你再吩咐了采芙,去静芳斋传一声,说我有事找大少爷。”

????冬天的冰整块凿下,存入冰窖中,一直到夏天都能用。

????佟妈妈应诺去做。锦朝由青蒲服侍着洗了手,去小厨房。

????那边的静芳斋,顾澜走后顾锦荣就一直沉默。连清安和清修和他说什么,他都没听。

????顾锦荣站在书房的窗扇前看院中的芭蕉树,树上刚开淡黄的一串花,被雨水洗得十分新嫩。

????他幼时到了夏季,总是因天行热病而烦闷不适,饭也吃不下。母亲会拨了芭蕉喂他,他借着母亲的手咬一口,又笑嘻嘻地把头藏到母亲怀里。等到她千般万般的哄,他才肯抬头继续吃一口。

????母亲总是不会生气,也不责怪他,十分的耐心。

????他想想。那种甜的滋味如今都觉得泛苦了。

????这样好的母亲,是他害死的……顾锦荣想起来就觉得是噬心之痛。

????清安见大少爷无论他怎么说都不回应,撇了撇嘴就没说佟妈妈的事了。倒是没多久外面就来了小丫头通传,说清桐院大小姐身边的采芙过来了。

????顾锦荣请采芙进来,听采芙说是长姐请他,一时有些黯然。

????他觉得自己没脸见她。

????吩咐清安打水进来给他洗了把脸,顾锦荣整了整衣襟,才跟着采芙一起去了清桐院。

????锦朝还不在,顾锦荣坐在西次间的绣墩上,看着里头的布置。靠窗有个长几。供奉观世音菩萨,香炉里还点着香。屋里那些奢华的装饰也不见了,他记得长姐原来有个白玉翡翠镶嵌的百鸟屏风,还有个价值千金的金丝楠木小桌,攒金丝的幔帐。现在幔帐换成了沉香色缠枝纹的缎子。屏风是一副山水画,小桌上放了一盆长得极好的绿萝。

????母亲也喜欢屋子里放绿萝,她说绿萝长得清幽。

????顾锦荣眼眶一热就不敢再看,忙望向窗扇外。院子里有一架长得极为茂盛的葡萄架,结了一串串紫色葡萄。

????锦朝进来时正见到他望着葡萄架,笑着跟他说:“你要是想吃,我让人去摘过来。”

????顾锦荣听到锦朝的声音。忙站起来。

????锦朝看着他,顾锦荣清秀的脸十分瘦削,眉宇还是稚嫩的。穿着青布直裰,和她一样胸口缀着麻布。原先刚从七方胡同回来,顾锦荣还和她差不多高,如今竟已经长过她一截了。只是和竹竿一样瘦长。

????顾锦荣呐呐地道:“还是算了吧,长姐不麻烦了……”

????锦朝却拉着他往外走,说:“倒不如亲手来摘。”让雨竹去捧笸箩和剪刀来。

????雨竹早就垂涎葡萄许久,只是锦朝不说她就不敢摘罢了。这下可来劲儿了,忙去屋子里找了笸箩和剪刀。主仆几个开始摘葡萄。锦朝够不着的就让顾锦荣来摘,她把剪刀递给锦荣,他一垫脚就轻易剪到最高最紫的一串葡萄,喜得雨竹笑弯了眼睛。

????采芙和青蒲也过来帮忙,打了水洗葡萄。

????这株葡萄藤有手腕粗,结了两笸箩,满满的有些装不下。

????锦朝分出一笸箩给父亲和两位妹妹送去,另一笸箩端进房里,每位丫头都赏了一串。

????几个丫头都笑嘻嘻的,顾锦荣却一直沉默不语。

????锦朝又和他说:“你以后倒是可以经常来我这儿,别的不说,姐姐总还是会招待你吃食的。”

????顾锦荣点点头,他没有问长姐让他过来干什么。

????过了会儿有佟妈妈端了东西上来。两个青瓷小碗装着,样子十分精致。

????顾锦荣一看就愣住了。

????锦朝端过一碗蜜沙冰,笑着让他也尝尝:“……原先我刚回来的时候,看到母亲到夏天总是做蜜沙冰给你吃。她有一次忘了,你赖着她不肯走,我就想着蜜沙冰究竟是什么,后来就缠着她教我。这是母亲教我做的,你看味道是不是这样的?”

????顾锦荣舀了一勺碎冰放进嘴里,放了一段时间后,冰化融了蜜,味道十分舒服。

????这是母亲做的蜜沙冰的味道。冬日里储好的冰敲碎盛在瓷碗里,加捣成泥的红豆沙,再淋上几勺蜜,清凉又香甜。消暑最好了。

????顾锦荣想对锦朝说是这个味道,但是他张开嘴,却哇的一声哭出来:“长姐,我……我想母亲……”

????他拉着锦朝的衣袖,哭得喘不过气来。瑟瑟地蜷成一团,慢慢蹲到地上去了。

????锦朝叹了口气,摸着顾锦荣的背安慰他。“长姐还在这里呢,没事的。”他可能刚开始不会那么痛苦,但是母亲是一点点渗入他的记忆中的,他会越想越痛苦。

????锦朝和他说:“以往的事姐姐不是不记恨你的,但这些总都要过去的。母亲要是在天之灵要是看到你这么自责,肯定也会难受的……荣哥儿,你要是真的难受,好好读书。光耀门楣,才是对母亲最好的……”

????顾锦荣听后抬起头,泪眼朦胧地道:“长姐,你能原谅我吗……我、我知道原都是我不好。我轻信顾澜,害了你和母亲,我已经不会了……我想好好的敬你……”

????想到佟妈妈跟她说的事,锦朝心里还是明白的。

????她笑了笑道:“原不原谅的有什么用呢,你要做一些有用的事才行啊。”

????顾锦荣听了之后想了许久,他似乎有点明白长姐了意识了。屋子里的丫头早就出去了,静悄悄的,锦朝从袖中拿出一个香囊放在他手心里,跟他说:“回去好好想想,想明白了再来找姐姐吧。”

????她也起身走出去了。顾锦荣打开香囊,发现里面放的是两粒金豆子。

????他静默了一会儿,把香囊紧紧握在手里。

????天色昏黑,屋子里还没有点蜡烛。

????宋妙华午睡起来,竟然发现眼前漆黑一片。她穿了鞋下床,走到西次间,看到那两个新来的小丫头捧着一个匣子,笑嘻嘻地把匣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比划。

????宋妙华倚着门不说话,那两个丫头就着豆大的灯火玩,手中拿着一支嵌黄碧玺的鎏金累丝簪。

????那是她的东西……

????叫黄鹂的那个小丫头,手上还戴了好几个点翠的镯子。笑嘻嘻地把手上的簪子插到另一个丫头的丫髻上。两人对着一面精致的嵌白玉铜镜照个不停,互相说着话。

????宋妙华气得抓紧了门框,手一阵阵发抖。但是她什么都没说,又悄悄地退回了内室,坐在大炕上发愣。

????澜姐儿已经很久没来看她了,这两个新来的丫头又敢如此的不尊敬她。比原来的丫头还不如!竟然敢公然拿了她的东西玩,要是放在以前,她肯定要打断这两个丫头的手!

????到底发生什么了?是不是顾锦朝又做了什么手脚?

????宋妙华想了想,高声叫丫头的名字:“……黄鹂,端一盏灯过来!”

????那头丫头脆生生地回到:“姨娘您且等等吧。蜡烛用完了,草莺去取酥油灯了。”

????……蜡烛用完了,刚才你们用的是什么!

????宋妙华气急,心里却更是确定了。她虽然如今失势了,到底还是有孕的姨娘。要不是因为外面的事,这两个丫头不敢如此嚣张!

????该怎么办?她困在这里,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谁又能帮她呢!

????再这么折腾下去,澜姐儿见不了她,顾锦朝要是再存了心害她,她能有还手之力吗!

????宋妙华有些茫然,如今顾德昭厌弃她,她唯一的倚仗就是肚子里的孩子了,不然早被顾锦朝和纪吴氏逼得去了尼姑庵!偏偏她出事之后,没有能和宋家说上话,不然宋家也能保保她和澜姐儿。

????她父亲是太常寺少卿,今年才五十多,不算老。太常寺卿却年逾七十,没几年就要致仕了。若是太常寺卿致仕,父亲说不定能坐上那个位置,那可是三品大员……

????早年自己要嫁到顾家为贵妾,父亲就十分不喜她,一连几年都不准家里的人同她联系。后来她带澜姐儿回去,和父亲才有所缓和。

????原先父亲就不愿再管她,但他为了前程,不会让自己有个被送去尼姑庵的嫡女。

????而且澜姐儿在外面,她都被如此对待,澜姐儿不知道有多艰难!

????要是能联系宋家,让父亲给澜姐儿撑腰,顾德昭总不会难为了她。何况父亲一向是喜欢澜姐儿的,不会不帮她。

????宋妙华静静地想了很多。她觉得如今能帮自己和澜姐儿的,恐怕只有宋家了。

????但她要是还这样被困着,这一切都是空谈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