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七十四章:逝世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七十四章:逝世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5:16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锦朝看到顾德昭走出来…便起身仰过去。

????他的神色很平静:“昨夜你带着护院在垂hua门抓了玉屏?,.

????锦朝行了礼说:“女儿只是想把事情问清楚,万一宋姨娘从中捣鬼,女儿也要防备着些。玉屏现就在东次间好好的,父亲要去看看吗?”顾德昭摆了摆手,说她一句:“罢了,你毕竟是闺阁女子,可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。,.

????顾锦朝只是笑着应了,父亲的话对她来说一向没有什么用,她做这些,顾德昭怎么能明白。

????她屈身送了父亲离开。

????徐妈妈端着一盏党参枸杞乌鸡汤从游廊走过来,对锦朝道:“大小

????姐,夫人中午进得少。奴婢便盹了汤来,不如您端给夫人”锦朝点点头,接过徐妈妈手里的汤,跨入西次间内。

????纪氏正靠着榻扇,看着外面草木葳蕤,金乌西沉,橘黄的太阳光落在窗棂上。她消瘦的脸搁在大红遍地金的大迎枕上,更显得蜡黄。

????锦朝端了瓷盅过去,笑着拉母亲的手,问她:“您和父亲可讲好了?话说明白了就好,总归是没有什么的。,.

????纪氏笑了笑,她直看着锦朝,日光里有种奇怪的亮。

????她点了点头,嘴巴张了张,却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来,喉咙像是哽住了一样。

????锦朝却没有注意到,她把汤盛在碗里,又舀了要喂给纪氏。

????纪氏含笑着一口口喝了,汤进了嘴里,半点滋味都没有。但是她一口不停,直喝完了一碗汤。锦朝才舒了心,母亲还能喝下汤,应该是和父亲说好了吧,看母亲的样子似乎并不气闷了。

????纪氏紧紧地抓着锦朝的衣角,等到锦朝要起身的时候,才发现母亲拉着自己的裙角,不由得笑了笑:“您可是要我在这儿陪着你?”纪氏却摇了摇头,然后她才听到自己说话:“你昨夜一夜没合眼,今儿又陪了我一天先回去歇息吧。”她的声音轻飘飘的。

????锦朝也确实累了,她忙了一天一夜没合眼,头如铁打般痛,又十分昏沉。要不是想着父亲和母亲还没有说完,她早就支撑不住了。她又看了母亲一眼,发现她还淡笑着,便说:“那我先回去,明早就来给您请安。,.

????纪氏点了点头,一直看着锦朝转身走到了门口。

????她要是出了门,自己就见不到了!

????纪氏突然紧张起来,又叫了一声:“朝姐儿”.

????锦朝回头笑笑:“母亲还有什么事吗?”纪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叫住她,却仔仔细细地将她看了个遍,才最后对她笑笑:“好生休息,睡一觉起来就好了。,.

????锦朝点点头,跨出了房门。

????纪氏一直望着锦朝不见了,一直看着,眼睛都疼了。

????徐妈妈从门外面进来,试探着问她:“夫人今儿也累了,不如早些歇息。至于玉屏和那两个丫头奴婢来处理就好了。,.说完叫了墨玉进来服侍纪氏梳洗,又抬她上了榻。

????墨玉给纪氏掖好了被角。纪氏一直没说话,等徐妈妈过来吹灯的时候,她轻声和徐妈妈说:“等荣哥儿回来了,你要告诉他,要他听他长姐的话......,.

????徐妈妈笑了笑,握着她的手说:“夫人这话说得,您是不是又胡思乱想了?大少爷还有一月就要回来了,您当面跟他说,比奴婢的话管用。”纪氏摇了摇头,声音有些喃喃:“朝姐儿已经如此能干了我…却还要她来照顾着,这事她忙了这么久,我却还是无力辩驳实在是...”徐妈妈听了,觉得有些疑惑:“夫人,究妻怎么了?可是老爷说了什么?”纪氏却闭上了眼睛,说:“我乏了,你们先出去吧,.

????徐妈妈见她闭上了眼,却也不好再说话了。留了内室的一盏灯.

????带着墨玉退了出去。

????外面还没有完全暗下来,纪氏睁开了眼,她看着床顶的雕了相禄寿喜的承尘,缓缓地叹了口气。喉咙又开始发痒,她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。不想吵了外面的人,她紧紧的用被子捂着嘴,难受得蜷缩成一团。等她顺过了气,却又开始笑起来,她那是嘲笑自己。

????母亲当年不赞成她嫁给顾德昭,她不听从,生平唯一一次硬了气嫁过来。

????她慢慢的就老死在内院深处了,什么都耗尽了。那他呢?今晚又在谁那儿呢?

????宋姨娘还是罗姨娘?

????纪氏其实觉得这些都无所谓,男子三妻四妾很正常,她不是忍不下来。但是当两人的情分已经淡泊到这个地步,顾德昭用了这么多年来怀疑她害了云湘,又用了这么多时间来疑心她害宋姨娘争宠。

????真的婆了。

????她已经油尽灯枯了,耗不起了,也计较不动了。

????她不想拖累着锦朝一起跟着她受苦.她也不想让锦荣一直听信于顾和宋妙华。

????她更不想,活着还要忍受顾德昭的冷漠和猜疑。

????纪氏最后深吸了一口气,慢慢抬手把脸上的泪痕擦干,然后摸索到了床角。

????这个夜晚刮着风,半夜又下起大雨,快天明的时候才渐渐停下来。

????锦朝睡得很沉,一点都没有被雨声吵醒,她是被青蒲叫醒的。她睁开眼的时候还很迷糊,只听到外面偶有淅淅沥沥的雨声,榻扇外还黑沉沉的,天都没有亮。

????锦朝好久才醒过来,睡意朦胧地问青蒲:“什么时辰了?”青蒲却急得要哭起来:“大小姐,您快些起来,这真是急事,您起来再说”.外面采芙捧着一件水青色鹤望兰的襟裙进来,白芸又捧着铜盆。身后是一脸苍白的墨玉。

????锦朝看到墨玉也来了,有些疑惑:“怎么墨玉姑娘来了,是母亲要找我吗?”墨玉摇了摇头,神情凝重:“大小姐,您快些去斜霄院吧夫人逝了!”天色刚明,还有些模糊不清。

????锦朝带着几个丫头到了斜霄院,她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。

????斜霄院庑廊下,徐妈妈正等着顾锦朝过来。

????她的眼眶红肿,一出声便是重重的鼻音:“大小姐,您过来了。”锦朝看着她,听到自己十分冷静地问:“徐妈妈,母亲在哪儿?可是昨晚病亡的?”徐妈妈深吸了口气,低声道“您先过来看看。,.她转身往内室里走。

????锦朝跟着进了内室,她看到纪氏的尸首之后也愣住了,眼睛睁得老大。

????床头纪氏的尸首,被一根腰带勒着脖子吊在雕hua的红漆床柱上,头歪着,身体扭曲,浑身都是惨白的。

????母亲不是病死的,是自缢而死!她竟然是这样自缢的!

????锦朝觉得自己似乎喘不过气,胸口被什么东西憋闷着,难受得她忍不住浑身发抖!

????她张开了嘴要说什么,却又茫然下来,她伸了伸手,一把抓住了徐妈妈的衣袖:“徐妈妈,母亲死了......她真的死了......,.她喃喃地说。

????徐妈妈从来没见过顾锦朝这个样子,眼眶一红,反手握住她:“大小姐,您......夫人她.....”刚才来的路上,她心里还有一种十分不真实的错觉,母亲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呢?她甚至还觉得是不是她做了一个噩梦,梦到墨玉和自己说母亲死了。

????她是真的死了,母亲不管她了,也不管锦荣了!她真的活累了,竟然这样死了!

????锦朝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出来,她像孩子一样紧紧地揪着徐妈妈的袖子,身子似乎支撑不住般往下坐去,哭得要喘不过气来。

????母亲为什么要这样死?她满心想母亲好好活着,她还为母亲请了萧先生,为什么母亲都不等到萧先生来。为什么她对母亲这么好,她还是伤心绝望到自缢了!

????母亲这样死了,谁来帮她结好看的络子。谁来为她打金丝髻头面,谁来抱着她,疼爱地喊着我的朝姐儿。谁还会无论她做了什么.

????都从不说她。

????昨日她拉着自己的裙角,一直看着自己,自己都走了,还要叫自己回头,她再看看。

????她那个时候,肯定就没想活了!她那是要最后看看自己!

????自己那个时候怎么没有发现!她怎么不好好握着母亲的手,陪她一晚上。

????徐妈妈忙拉住她起来。她身体软软的,好像什么支撑她的东西都没有了一样。

????她见着锦朝这样伤心,忍不住哭着道:“夫人怎么会这么想不开…这这就去了,您怎么办,大少爷怎么办!她即便是真的对老爷灰心..…...也不该、不该这样死!”顾锦朝茫然地看着徐妈妈,过了好久似乎才听懂了徐妈妈的话。

????她抓住徐妈妈的手,问她:“徐妈妈,母亲昨晚是不是和您说了什么?”徐妈妈哭得泣不成声:“昨夜昨夜夫人跟奴婢说,她和老爷辩驳不成,奴婢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现在想想,定是昨日老爷和夫人说了什么,才惹得夫人这般.....”“大小姐,您不知道。老爷这些年一直在疏远夫人,对她误解十分深。上次大黄那事,明明是夫人被宋姨娘害了,偏偏老爷觉得是夫人闹事,说她惯会闹腾,还要拖着您一起闹腾。老爷本就一直猜是夫人害了云湘,这些又有了玉屏的说法,肯定要为了云湘和夫人撕破脸皮的…夫人遭此侮辱,肯定是觉得活不下去了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