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七十一章:抓人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七十一章:抓人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5: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锦朝气得捏紧了手!

????宋妙华也太得寸进尺了,想凭着这个机会陷害母亲?她胆子倒是真大!

????也是她的错,当时就不该顾忌证据不足,直接撕破脸闹到父亲那里,看她能不能讨了好!

????锦朝一时之间又是愤怒又是自责,她还是太小觑宋妙华了。当然,父亲对母亲的误解也在她意料之外,她知道父亲对母亲一向冷淡,却不知道他们之间有这么深的芥蒂。

????“这事倒也过去了,大小姐不用生气。奴婢前来并不是为了这事的。”碧衣顿了顿,又接着说道,“今天晚上,宋姨娘带了一个三四十左右的妇人去鞠柳阁,我一看便觉得疑惑。就在门外偷听……您不知道,那丫头竟然是原先伺候云姨娘的……”

????她把玉屏揭发纪氏的事说了一遍。

????顾锦朝听完后倒是冷静下来,但是心里不断发凉。

????“当时玉屏说完这些,父亲是什么反应?”锦朝问碧衣。

????碧衣想了想才说:“奴婢听得并不真切,但是老爷似乎拂了一套茶具摔在地上,把奴婢都吓了一跳!”

????青蒲见锦朝的脸色十分不好看,小声问:“小姐……您看这事……”

????锦朝喃喃地道:“……父亲信了。”

????他信了才会如此愤怒。锦朝坐在大炕上思绪飞快,碧衣说明日父亲就会去找母亲,她还可以先告诉母亲这事,要是等父亲直接去质问她,母亲恐怕会更加动气。

????但是这个叫玉屏的丫头是怎么冒出来的?宋妙华把她从哪儿搜罗来的?她为什么愿意揭发母亲。还有……按照这个玉屏的说法,云姨娘的死并不是意外,是有人动的手脚,这个人肯定不会是母亲。

????锦朝十分了解纪氏,她怎么可能害和她一起长大的丫头!

????如果不是母亲,那又是谁呢?

????当时谁会想杀云姨娘呢?

????无论怎么说,她都应该找到这个叫玉屏的丫头。

????这些事凭她一个人是做不了的。而且当年云姨娘的事她并不清楚,要去找徐妈妈商议才行!

????锦朝想定之后,先让碧衣回了鞠柳阁,不要惊动了别人。她又让采芙和白芸去垂花门守着。免得宋姨娘连夜送人出去,随后她带着青蒲连夜去了母亲那里。

????母亲已经歇下了,徐妈妈躺在内室围屏后的一张小榻上守夜。听到敲门声,穿了衣服起来开门,却见穿戴整齐的顾锦朝站在门外。压低了声音问她:“大小姐,都这么晚了……”

????“徐妈妈,都这么晚了,如果不是急事我不会来的。”锦朝冷静地说,“您现在找薛十六,把垂花门守住。如果有人要出去,坚决阻止。要是发现一个三四十的陌生妇人,立刻带过来!”她怕采芙和白芸两个人阻止不过。如果玉屏有问题,宋妙华肯定要先送她出去!免得第二日对峙露了马脚。

????徐妈妈愣了一愣,大小姐这是在说什么?

????让护院堵自家垂花门抓人。这事也是深闺小姐该做的?

????“大小姐,您这是……”徐妈妈想问个明白。

????锦朝向青蒲点了点头:“你和徐妈妈去找护卫,路上把事情说清楚。您赶紧去,怕是去完了人就离开了。”

????徐妈妈见锦朝如此慎重,连忙套好衣服和青蒲一起去找薛十六了。

????锦朝深吸了口气,推开槅扇走进了内室之中。

????纪氏正在睡觉,她一张枯瘦的脸搁在决明填芯的锦面枕上。她睡得十分不安稳。总是呓语,但是锦朝听不出她说的是什么。母亲夜里好不容易能安睡。

????锦朝不想把纪氏叫起来。

????但是这事母亲必须要知道,她要想清楚明天如何应对父亲的质问。

????她还是把纪氏叫起来了,她几乎只是拍了拍纪氏的肩,她就睁开了眼。眼珠转了转,才看到了锦朝。嘴角扬起一丝笑容,把锦朝搂到怀里来:“我的朝姐儿怎么到梦里来了……”

????顾锦朝闻到母亲身上一股淡淡的药香,忍不住鼻子一酸。

????“母亲,是我来找您了。我先扶您起来,有要紧事要说给您听。”锦朝拿了大迎枕过来。扶母亲靠好,又把大红遍地金的绫被掖好,坐在床边慢慢道,“您听我说,但是不要动气,这也没什么值得动气的。”

????纪氏含笑着点头:“你倒是像和孩子说话一样说我了……”

????锦朝却真的笑不出来,她握着母亲的手说:“今天……现在应该过子时了,应是昨天的事。宋姨娘找到了云姨娘原先的丫头,叫玉屏的那个,您还记得吗?”

????纪氏叹了口气:“记得。那时候云姨娘难产死了,煎药的翠屏就被乱棍打死,玉屏被放出府了。我当时可怜翠屏,也想替她求情,你父亲却不肯饶恕她。玉屏如今还好吗?”

????锦朝点头道:“还好,只是她这次来,是说当年云姨娘死的事……云姨娘因为误食催产汤药早产,又难产而死。但玉屏说药不可能弄错,是有人故意换了的,当时进云姨娘小厨房的人不多,她怀疑是您换了药。父亲听了可能是相信了,明日要来找你问话。母亲,您要好生想想,当时除了你,还有人回去云姨娘的小厨房吗,会不会是别人换了药?”

????纪氏听了怔了很久,她似乎没反应过来,或者是想什么事情太出神了。

????锦朝不由得握了握她的手,纪氏才摇摇头:“那个小厨房,在云姨娘院子后罩房旁边,除了我和两个丫头,连粗使的婆子都不能进去。”

????锦朝又说:“那个玉屏说的话未必可信,指不定是她换了汤药要反咬您。等到父亲明日来问,您能这样说吗?总之不能认下来,这事情古怪蹊跷。单是宋姨娘如何找到玉屏的,就值得推敲了,但我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线索,您明天和父亲说好,可不能动气的……您觉得呢?”

????纪氏点头,随即笑笑:“我知道的,你才多大点,也来教母亲了。母亲还是知道的。”

????母亲能这么想就好,锦朝心中松了几分。

????外面却传来一阵喧哗的声音,锦朝站起来朝门外走去,却见是青蒲抓着一个妇人的衣领,薛十六和另一个护院扭着两个丫头前来。徐妈妈脸色铁青地站在旁边轻声道:“……大小姐,真如您所料。”

????原来是宋姨娘怕夜长梦多,想把玉屏赶紧送出去。宋姨娘院里两个粗使的丫头护着这妇人出府,却在垂花门和挡在那里的采芙、白芸缠上,这两丫头是粗使的,手劲十分大,采芙、白芸正力有所不及的时候,徐妈妈和青蒲带着薛十六来了。

????两个丫头又怎么挣得过薛护院,当即便被扭了带过来。

????“大小姐,人要怎么办?”薛十六问锦朝,他如今已经有几分信服顾锦朝了。

????锦朝笑道:“这两个丫头绑了扔耳房里,把玉屏带到东次间,我来问话。”又侧头对徐妈妈道,“母亲醒了,她今夜估计是睡不着了,您好生安慰她。”

????徐妈妈点头:“大小姐尽管放心去,奴婢知道!”

????她听了这事,心里也是十分的愤怒和震惊,没想到……宋姨娘竟然敢这样来诬陷夫人!她一个妾室,也太嚣张了!

????玉屏呜咽地哭着,被青蒲推搡到了东次间,她头发都乱了,浑身发抖地跪在柞木地板上。

????青蒲站在玉屏旁边,手指微动。玉屏要是敢转身起来就跑,她能立刻把她按到地上!

????锦朝坐到太师椅上静静地审视着这个玉屏,很久都没有说话。

????按照年龄来算,她应该只有三十,看上去却如此苍老,在她面前畏缩得连头都不肯抬,这些年估计过得十分不好。她便柔和了声音,道:“你不用怕,说起来,我小时候也应该见过你才是,我是顾家的大小姐。你真是服侍云姨娘的丫头?”

????玉屏十分惶恐,她和顾德昭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,最多只是宋姨娘让她说得肯定一些。宋姨娘怕她明日和别人对峙,要连夜送她出去。被采芙和白芸拦下的时候,她已经怕极了。

????接着她又被一个手劲儿极大的丫头押到这里来,只听到周围的人说话,却看都不敢看。

????是顾家的大小姐?那就是夫人抱去通州的那个女孩!玉屏抬起头看,才发现面前坐着一个十五六的闺阁女子,穿着一件绛红的妆花褙子,牙白的八幅月华裙,梳了简单的垂鬟分肖髻,却只在耳垂上带了红色珊瑚珠。没有精心妆扮,却显得容貌艳色,贵气逼人。

????玉屏小声道:“大小姐安好,是的……我原来服侍云姨娘。”

????锦朝顿了顿,又道:“我听说,你揭发云姨娘的死,是我母亲下的毒?真是如此,还是……宋姨娘让你说的谎话?”

????玉屏忙摆手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!不是宋姨娘教的,我、我只是觉得这事并非十分的可能……但是十有*就是夫人换的药!”

????顾锦朝的声音冷了下来:“你要说的不是实话,你旁边的丫头可不会给你好受的。”

????玉屏吓得连连磕头:“我就算再怎么苦,也不可能平白冤枉别人的!”

????青蒲见这玉屏如此嘴硬,走到锦朝身边道:“奴婢看不如折磨她一番,她看上去懦弱,谁知道却如此嘴硬,这样的人不受苦是不会说的……”

????青蒲的话是故意说给玉屏听的。

????ps:

????继续求粉红,亲们,有多余的票票帮俺投一张吧~咱要稳住啊= =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