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二十一章:叶限-良陈美锦 365bet足球实时动画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_365bet赔率

良陈美锦

第二十一章:叶限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1:1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锦朝听到宋姨娘提起长兴候的名号,眉心突然一跳。

????这个长兴候家她十分熟悉!陈三爷师从张居廉,乃是文臣中的翘楚,向来和长兴候等人水火不相容。后来张居廉一度把持朝政,也是长兴候用兵权压制着他。甚至陈三爷的死,也和长兴候有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????但是这些都是几年之后才发生的,如今当今皇上龙体安泰,这些混乱的朝政也要等到万历年去了……

????说了会儿话,太夫人又差了婆子来传话。一行人又回到了宴息处,父亲已经不在那里了,锦朝见太夫人的表情还算平和,暗想两人聊得还算愉快吧,能和祖家好好处好关系,对父亲也有裨益,何况顾五爷还娶了长兴候的嫡女……

????虽然谁都不知道,长兴候的嫡女怎么会看上他!

????太夫人特地招锦朝过去:“……我上次见朝姐儿,你才这么高呢。”她用手比了一下,笑着道,“非要去假山上玩,谁都拉不住你,还从上面跌下来了,你可还记得?”

????锦朝自然笑道:“祖母包容了,年少顽劣不懂事而已。”

????“眉眼也张开了,好一个娇艳美人。”太夫人夸她,“也懂事不少,外界所说……我看还是眼见为实的,我们朝姐儿也是一个端庄文秀的好姑娘。”她那没说完的话,顾锦朝自然知道是什么,前世她那些破事传遍了适安,却没想到大兴也是如此。

????太夫人又招顾澜去:“你父亲说你女红十分不错,为人亲和,我看也是妙人儿。可说了亲事了?”

????顾澜闻言面色微红,道:“……虽然有些说亲的,但是父亲都回绝了。”

????太夫人便说:“我们澜姐儿自然要挑个好的,我也替你留意着,怜姐儿已经说亲了,说的是文华殿大学士姚大人的嫡子,大家倒是都夸我说了门好亲事!”文华殿大学士姚大人,那可是内阁辅臣!果然是门好亲事。

????只是在顾锦朝面前提起这些事,终究不太好……二夫人心想,顾锦朝已经及笄了,却还没有定亲。女孩子一般十二岁就陆续有人说亲了,到及笄之前就把婚事定下来。顾锦朝恶名在外,上门提亲的要么是想续弦的,要么是官位低下的,或者对象有各种毛病的,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人。

????二夫人看了顾锦朝一眼,发现她面上仍然带着淡笑,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。

????倒是沉得住气,二夫人不自觉点了点头,便想转移话题。

????“……母亲,刚才五弟媳差人来说,戏台子那边已经好了。您看,是不是现在就过去?”

????太夫人想了想:“也好,听了戏该就上席了,下午你们就凑起来打吊牌双陆的,也过得有趣些。”

????一行人又去了戏台子,顾家请了芳坞社的戏班子唱戏,早就修好的戏台子又新布置了一番,描红画金的十分喜庆。那里五夫人正等着他们,长兴候家的嫡女,穿着绛红色缠枝纹褙子,牙白色挑线裙子,人显得清丽又修长。五夫人请他们都入座了,把册子给太夫人让她点戏。

????芳坞社的一会儿就唱起来了,锦朝旁边坐的是顾澜和顾怜。顾怜性子娇纵,顾澜最擅长应对的就是这种人,两个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,聊着聊着就到了《玉簪记》上面,顾怜听戏都是随着太夫人的口味,突然的听起顾澜说《玉簪记》,一时之间就被吸引了注意力。

????顾锦朝坐在最角落的位置里,左手边只一棵寒梅正开得好,花影横斜,暗香浮动。没有人注意到她,她倒是喜欢这样清净。

????墨雪轻声和她说话:“……想不到二小姐竟然看《玉簪记》。”《玉簪记》讲的是女尼陈妙常与书生潘必正的爱情故事,不仅有违礼教,还有违宗教的禁欲规制。锦朝便笑笑道:“看戏就好。”

????也不知她说的究竟是什么戏。

????“祖母,我正找您呢,原来在这儿听戏!”一个少年人的声音突然入耳。

????看戏的人都看过去,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宝蓝色团花纹直裰的少年。他身后还有两人,一个是穿仙鹤纹直裰的束发男子。一个穿天青色玄纹直裰的少年人。

????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在那个少年人身上,他身上穿的直裰用的是暗绣,能看到隐隐浮动的银色刺绣,身量清瘦修长,一张脸却比女子还美,面如冠玉,唇红齿白,头上簪着竹节纹玉簪,背手静站在少年身后,寒风吹起他的衣袂腰带,四周又应有寒梅暗香浮动,一时间风姿无双。

????顾澜也一时愣住,低声问顾怜:“这少年是谁……”

????顾怜还没有回答,太夫人却先说话了:“还说你去哪儿了,四伯家的堂妹们来了,快来见见。”样子很高兴,三人走过来,太夫人拉住最先出声的少年,却先指了那比女子还美的少年:“这是长兴候家的长子叶限。”叶限淡淡向她们颔首,自有几分**优雅。

????“这是老二家的长子潇哥儿。”太夫人指那个束发男子,最后才拍了拍她拉住的少年:“这是老五家的长子贤哥儿。”四人一一行了礼,太夫人又简略介绍了顾锦朝等人。

????三人和太夫人说话,众人的目光又止不住落在那少年身上,他竟然就是长兴候的长子!岂不是这里最权贵的一个,难怪太夫人介绍时特地把他放在前面。只是长兴候是武将,却怎么生出这么个容颜秀美堪比女子,翩翩的浊世佳公子呢。说他是武将的爱子,倒不如说像是书香门第的长子。

????五夫人也坐在太夫人身边,拉着自己弟弟的手笑问他:“和你两个子侄去了哪里?”

????叶限慢悠悠地说:“去横斜居看梅花了,不知还是这儿的梅花开得更好。”

????顾锦潇与顾锦贤虽然与叶限差不多大,辈分却差了一辈,闻言顾锦潇笑着道:“表舅哪儿是去看梅花的,在横斜居睡了大半天,不是我们叫,恐怕还不想来呢!”

????叶限便答道:“春困而已。”

????顾锦贤拍拍他的手:“这隆隆寒冬的,舅舅已经春困上了,到了春天,可不知该怎么办了!”

????太夫人对顾锦潇说:“……你带着你弟弟和表舅去到处看看也好,找护院跟着,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。”顾锦潇最为年长,而且已经中了举人。

????顾锦朝听到这话却觉得疑惑,在自家府里走着,为什么还要护院跟着。

????看到他们从太夫人身旁走下来,顾怜先迎上去:“大哥,二哥,我来给你们介绍,这位是四伯的次女澜姐儿。”刚才太夫人只说了几个人的排位,并没有说名字。

????澜姐儿恭恭敬敬地行了礼,颇有些拘束了。

????顾锦潇与顾锦贤和她说了几句话,顾澜似乎有意想和叶限说话,他却只是嗯了声便不再理会。

????墨雪看着这般场景一时有些心急,如此好的机会,大小姐怎么也不去和长兴候世子说一说话,便是能搭上一句也是好的。偏偏她旁若无人般支着下巴看戏台,连青蒲也目不斜视的。

????两主仆倒是一个脾气的。

????顾澜仍然不死心,要是能和长兴候世子混个脸熟,对她来说帮助太大了。

????“世子爷刚才说到看梅花,却不知是哪儿的梅花,我倒也想看看。”她淡笑着,目光柔柔地看着叶限。

????叶限懒懒道:“下次吧。”又把手搭在顾锦潇肩上,侧过头低声问他:“那梅花树下的是谁?”

????顾澜的笑容都僵硬了。

????顾锦潇皱了皱眉,道:“刚才祖母说是四叔的长女……那就是顾锦朝了。”

????他自然是不喜顾锦朝的,关于她的传言在他们这种世家的官宦弟子之间流传很多,也不是随意一个骄纵跋扈的嫡长女就有如此流传广度的,更多的,其实还在她的容貌上面。就算她衣着素净,坐在最角落的地方,一眼看过去也瞬间就能注意到她。

????容貌宛如最娇艳无双的海棠,却偏生穿着青莲白茶的素净,周身的气质沉静恬淡,一种极致的对比,反倒是让人心中生痒。本该是华服饰金的娇颜,怎么要穿清淡至极的颜色?

????“她就是顾锦朝啊。”叶限点了点头,便不再问了。

????顾锦贤笑着说他:“舅舅可算了,想当初在定国公府上,一个小丫头站在她旁边不过是挡了她的视线,她便非要将人拉过来,亲自扇了好几个耳光,那丫头哭都不敢哭,好生可怜……”

????叶限淡笑道:“不过是好奇而已。”又说:“这儿看戏也无聊,不如去找你父亲牵了马出去玩。”

????顾锦潇忙阻止他:“这可不行,不过内院养着几匹骡子,倒是可以骑一骑……”

????三人说着就走了。顾怜有些不满,大哥二哥也没陪她说多久的话,气呼呼的坐下来,随便问顾澜:“你那长姐真的那样打过丫头?”

????顾澜声音柔和:“你是没见过她更厉害的时候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